Monday, September 09, 2013

隐形眼镜

周末带孩子去逛街,经过那间我们家常光顾的眼镜店时,大儿子突然说想去检验眼睛,他怀疑他的近视加深了,最近看东西都不太清晰。我暗地里用手指算了一算,这一副夹在他鼻梁上的眼镜戴了十五个月。超过一年了,的确是时候去检验眼睛的了。

我带着他,一面走向眼镜店一面问:“你想配什么款式的眼镜?金属镜框?塑料镜框?”儿子只答:“随便。”我当时不懂哪根筋不对了,又再多嘴地问了一句:“还是你想配隐形眼镜?”儿子一听眉毛一扬,随即问:“隐形眼镜会贵吗?”我晃了一下神,确定自己没有听错。我记得好几年前他站在浴室里看着我把隐形眼镜放进眼里,即很不屑的说:“我以后才不要戴隐形眼镜,把东西塞进眼睛里是很可怕的事!”看来他已经接受了做这“可怕的事”。

大儿子的眼睛检验结果竟然出乎意料之外,他的近视与散光的度数维持不变。验眼师发觉儿子戴着的眼镜有点歪了,可能就是这样才影响到他的视力。验眼师用小钳子扭一扭儿子的眼镜,儿子再戴上时看东西就清晰了。这对我来说真是个好消息,没有加深就不用换眼镜,我可以暂时把钱省下。其实省钱倒是其次,我最担心的还是孩子的近视加深。我近视接近一千度,最能感受近视带来的不方便。我开心地回过头对儿子说“幸好没有加深啊”时,却看到儿子不是很开心的脸。

生子莫若母,我当然知道儿子为什么不开心。我告诉验验师儿子本来是想配隐形眼镜,验眼师一听,马上送了一对隐形眼镜给儿子,她建议先试戴,适合才买。这时候儿子的嘴角才偷偷上扬,坐下来仔细听验眼师指导如何把隐形眼镜戴上与摘下。

儿子用了十五分钟成功把隐形眼镜放入眼里,却用了半小时才把隐形眼镜摘下。我以为他会嫌麻烦,但他看起来很开心,从下午戴到晚上也没有申诉不舒服。晚上临睡前,我陪着他挤在狭窄的浴室里,指点着他如何把隐形眼镜摘下来。他手忙脚乱地弄了半小时,眼睛都红了。我只站在旁边指示,不伸手帮忙,有些事还是要靠自己的。其实这是熟能生巧的事,第二天他花的时间就减去了一半。第三天他在十分钟内就完成了。

我的好朋友知道儿子戴隐形眼镜后很是反对,她问:“男孩戴什么隐形眼镜?又要搓又要洗又要泡的,很麻烦!”我回答说:“戴隐形眼镜确是很麻烦,但他不怕麻烦就好啦!”再说,我戴了隐形眼镜二十五年,我早习惯鼻梁上没有眼镜挡着的舒适,所谓的“麻烦”对我而言,早己经像刷牙洗脸一样,是生活起居的一部分。我唯一担心的是男孩比较粗枝大叶,所以一而再提醒儿子在洗涤、戴上和摘下隐形眼镜时务必把手洗干净。

(光明日报•5.8.2013)

4 comments:

小影 said...

慢慢就会习惯了!!! =]

验光师 said...

懂得自律就没事了!

艾薇 said...

有点“扎到”的感觉…

Nicole Tan said...

我也不反对,最重要要保持干净,我的宁也期着待配戴隐形眼镜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