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7, 2009

2009圣诞节

圣诞节,
我们一家四口去Pavillion。
老饼带两个儿子去看《Avatar》,
我没有兴趣,
独自一个人逛街。

Pavillion人潮很多,
我都只是走走看看,
看的都是孩子的东西,
不过,最后我还是买了一双鞋子,
送给自己当圣诞礼物。

在Pavillion有和圣诞老人拍照的活动,
去年我们在谷中城也有拍过,
一张照片RM10。
今年同样没有涨价,
不过,一张却只限一个人,
我们去年是无限人数的啊...
唉,算了,
结果哥哥乐得不拍,
弟弟一个人拍....




晚上,两兄弟已经迫不及待要开礼物了,
本来还以为可以拖到十二点才让他们在Boxing Day拆,
结果十点多就破功了.....

看,两兄弟多么开心的和他们的礼物拍照。
弟弟第一份开daddy送的礼物,因为最大盒嘛....
最后再和拆了礼物纸的礼物合照。

Monday, December 21, 2009

浓浓圣诞暖意@The Garden



吉隆坡的商场,
充满圣诞浓浓的气氛,
本来心里暗自计划要去多几家商场看看那里的圣诞布置,
给孩子拍了些照片,
结果却只去了谷中城和The Garden。

今年的时间好像过得特别快,
一眨眼就来到年终,
圣诞节就在眼前了,
我都还没有给孩子们准备好礼物,
明天吧,
希望明天下班后,
可以独自去逛街....

Tuesday, December 08, 2009

三楼C座

我家楼下的单位又成功的租出去了。
我是在给客厅外的露台的花草浇水时发现的。

楼下的那个单位,
似乎蛮抢手,
住客去得快也来得快,
上一个住客走后,
我都还没有享受到片刻的清静,
不出两个星期,
又成功的租出去。

我们刚搬来这里时,
楼下是住的是一户华人家庭。
这家人喜欢在清早时在湿厨房煮饭,
煎炸爆炒的锵锵声大响,
可能因为是租的房子吧,
他们没有安装抽油烟系统,
煮食的时候油烟就往上冒,
我不敢在我的湿厨房晾衣服,
试过一次晚上忘了把衣服收进来,
结果整堆干净的衣服都充满了煎鱼味,
不得不重洗。
可是, 这也是人家家的事,
我不好意思去管,
难道叫人不要煮饭吗?
唯有自己小心不要忘了把干净的衣服收进来,
不过还好的是,
他们只是清晨煮那一餐而已。
可是, 他们傍晚不在湿厨房喷油烟给我,
却在客厅外的露台喷蚊油,
从傍晚到晚上十二点至少两次,
我被训练到对味道很敏锐,
一有风吹草动,
我马上关上玻璃门。
我们在这里住了四年,
都很少被蚊子叮,
我还很开心的跟朋友说我们家没有蚊子,
原来那些蚊子飞到三楼时就已经性命不保了。
不过, 这也是人家家的事,
我也不好意思去警告人家不能喷蚊油。

之后,这家人搬走了,
我把衣服大大方方的晾在湿厨房。
晚上也不必想猎犬般索索索的索味道,
深怕蚊油味飘进屋子里。
享受了两个月,
楼下又有租客搬进来了。
这次, 是一家大大小小很多人的印度家庭。

这个印度家庭每天都煮咖哩,
阵阵咖哩香气飘上楼,
害我们都流口水。
不过, 奇怪的是, 我怎没有感觉到油烟呢?
难道他们有安装抽油烟系统?
我在我的小厨房里煮快熟面时,
闻到楼下的咖哩香, 多幸福啊。
可是, 这种幸福只能在厨房,
我们一到客厅, 露台处飘进来的就变成了香(臭)烟味。
楼下的印度大佬,
无时无刻的在露台处抽烟,
那股烟味很恶顶,
我也算不到他吞云吐雾的时间,
结果我唯有长期把露台的玻璃门关上,
没有新鲜空气流通,
总好过烟味飘进来吧?

把玻璃门关上, 避开二手烟,
可是耳朵也不能清静。
楼下的这户人把电视还是唱机开得很大声,
再加上他们家的小孩哭声大人的说话声,
有时还会有敲打钻墙的声音。
我还在苦恼这种日子还要捱多久,
却在一个星期天的早上,
意外发现楼下这户家庭无声无息的搬走了。
同一天下午我在湿厨房晾衣服,
听到楼下传来两个安娣很大声的说话声 ——

——都不知道怎住的, 天花板这么高, 灯都可以打爆!”
(难怪我们时常听到楼下砰砰声)

——哎呀!整个厨房的墙壁都是咖哩汁!做么他们不在外边煮?
(外边应该是指湿厨房吧?难怪我感觉不到油烟味啦!)

——厕所还塞掉了~~~才住一个月就搞到这样!气死人啊!
(这屋主也真是的, 没有看好好才租出去的咩?)

印度人一家才搬走两个星期,
楼下单位又成功租了出去
现在这个住户,
暂时没有给我带来烦恼,
他们还在露台种了很多盆栽,
希望他们能住久一点。

Monday, November 30, 2009

大乡里游国家动物园

弟弟很想去动物园很久了。
其实在他两三岁时,
我们有带过他去Petting Zoo,
他还在那里喂过小兔子吃长豆,
不过他当时太小, 现在全记不起来了。
我们一直有计划带孩子去国家动物园玩,
还曾和朋友相约了好几次, 可是一直去不成。
我和老饼说,
就算我们认为国家动物园不好玩,
没有什么动物看,
也要带弟弟去看看啦,
因为弟弟除了看过狗猫老鼠兔子之外,
好像都没有看过其他动物,
他对动物的印象,
只来自故事书本。
他还跟曾告诉我:“我想和大象打乒乓。”
我说:“大象很大的, 不能和你打乒乓的。”
他说:“如果他不和我打, 我就推开它。”
打乒乓?推开它?
啊~~~我还敢不带他去看动物?
所以, 当姐姐打电话给我,
问我要不要参与他们教会的动物园一日游时,
我马上答应了。
姐姐还担心我要上班不能随行,
她说她可以照顾弟弟。
可是, 弟弟第一次去国家动物园,
我不想错过和他一起看动物的机会,
我也想可以为他做解释,
如果可以把看到的动物贯穿故事书里,
他应该会很开心,
所以, 我决定告假一天。

从第一天告诉弟弟我们要去动物园开始,
他就在倒数这一天的到来。
因为担心塞车,
我们要在清晨六点半起床七点出门,
弟弟很合作,
前一个晚上九点半就乖乖上床睡觉。
凉爽的清晨,
我们驾着车子去接我妹妹和她的两个孩子。
弟弟很兴奋我可以理解,
可是, 我竟然也有点兴奋, 呵呵呵。

国家动物园,
和我三十年前去,
和八年前哥哥第一次去的时候,
是一模一样的。
如果不是牵着弟弟的小手,
我还以为时间停留了三十年,
错觉自己还是个十二岁的孩子第一次来国家动物园。

分队玩游戏, 哥哥年纪比较大, 他被派去另一组。弟弟和小表哥同一组。



胆小的弟弟, 拍照时一直往后看, 担心动物来袭击他。













一连下了快整个月的雨, 今天竟然放晴。
国家动物园里, 除了长颈鹿和大象的家比较臭外,
空气还是很清新的。


可惜, 老饼请不到假,
不能陪我们一起去。
我以为他会庆幸不用陪儿子去动物园,
因为他比我更懒惰参与这种户外活动。呵呵呵。
不过, 原来他是很在乎的,
我们在动物园时他一直打电话追踪我们,
很想知道弟弟看到动物时的心情。
去动物园的前一天还帮我们给相机注满电力,
我们玩得累跨呼呼大睡的那个晚上,
老饼深夜两点钟才从公司回来,
他也累得眼皮都挣不开了,
可是还是第一时间从抽屉里拿出相机,
按着键一张张的看,
看我在动物园给孩子们拍的照片。

Thursday, November 26, 2009

不舍

今天是弟弟在幼儿园上学的最后一天。
从他三岁半开始,
他就开始在这里学习,
从他每天哭着上学,
到他偶尔给老师制造麻烦,
一切都历历在目,
我看起来比他更为不舍,
我问他:“弟弟会不会不舍得Total Child?”
他傻傻的问:“什么是不舍得?”
我说:“就是你会不会很想念很想念Total Child?会不会很想念很想念Teacher?因为你明年上小学了, 不再回来这里读书了。”
他沉默了下来,
看来他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最后一天上课,
老师精心安排了一场睡衣派对。
弟弟一早醒来,
我给他换下昨晚穿的睡衣,
换上干净的睡衣。
他显得很开心,
爸爸交代我给弟弟拍照。
我在车上告诉弟弟,
妈咪想给他和老师们拍照,
他害羞的说:“不要啦~~”
我说:“有照片你以后才会记住老师的样子啊。以后没有在这里上学了, 妈咪很不舍得喔, 你呢?”
他又沉默了。

去到学校,
还以为固执的他会坚持不让我去拍照,
怎知他却很合作,
一一和老师们拍照,
就算没有教他的老师他也拍。
看来,
他真的明白什么是“不舍得”了。


连老师们也穿上睡衣, 呵呵呵......







哎呀....撞衫tim....呵呵呵....


大家一起唱:V wish U a merry Xmas.....V wish U a merry Xmas.....n a happy new year....

Tuesday, November 24, 2009

弟弟的儿童节

星期六,
弟弟的幼儿园办儿童节,
邀请家长一起同欢。
我和弟弟一大早就去学校,
爸爸周休日却要上班,
没办法参与。

去到学校,
才知道有很多游戏玩,
要过五关。
我一向对游戏不是很感兴趣,
但为了让弟弟投入及玩得开心,
我唯有配合, 带着他闯关。
后来才发现原来是考小朋友的唱歌、中文、数学、自然界及体能,
不是考家长,
我才松了一口气,
万一考我我不会就糗死了......

游戏限定一个小时内完成五关,
我们在最后三分钟完成,
呵呵, 算不错啦,
我本来已经做了心理准备会逾时。
我们当然拿不到第一名啦,
不过, 我一直在旁跟弟弟说,
就算输了也没有关系,
他看起来以懂非懂,
对小朋友来说,
当然是想赢嘛~~~

老师颁奖时,
弟弟一直问, 我们是不是赢了?
我说, 应该不是啦, 刚才我们交卡的时候, 已经有人交了。
弟弟看起来有点失望, 不过, 他还是乖乖坐下。
我对他说, 不用紧, 妈咪相信弟弟等下一定有奖品的。

呵呵呵,
其实, 我是已经“扫”到放奖品的小桌子有很多礼物和奖牌,
其中六岁的小朋友每个都有一个奖牌,
上面有他们的名字,
而且每个小朋友获奖的原因都不同,
他们各有强项,
有的是Best In Dancing,
有的是Best In Sings,
弟弟有什么强项?
你们看——



呵呵呵,
怎会是climbing?
我也不知道。呵呵呵。





弟弟很开心拿着他人生的第一面奖牌,
一回到家,
就迫不及待的把他的奖牌放在钢琴上,
与妈妈的奖杯放在一起。

Monday, November 16, 2009

悠闲的一天

星期天早上,
做了火腿芝士煎面包做早餐。
哥哥吃二份之一,
爸爸吃四份之一,
妈妈弟弟吃四份之一。


吃饱饱出街去,
本来想去看场电影却看不成,
在商场遇到爸爸的老同学和我的老同事,
我们两个男人两个女人分成两组,
站在那里聊孩子经,
竟然聊了很久,
没有仔细算,
不过至少有四十分钟吧。

走走逛逛的一天,
很久没有那么闲了。



(弟弟长大了, 不会再害怕和这种超大的公仔拍照了。哥哥也长大了, 他拒绝和这种超大的公仔拍照了。呵呵。)





在商场吃东西,
给两个宝贝拍点生活照。
我的两个宝贝,
一个像爸爸一个像妈妈。
这一年,
哥哥长高了很多,
已经和爸爸一样高了。
很多人都说他是爸爸的饼印,
去年我们去香港时,
还发生一件好笑的事——
老饼的中学同学在香港生活,
他请我们去吃饭,
还约了一个他们小学的女同学一起去,
她在香港已经落地生根。
老饼和这位女同学从小学毕业后就没有再见面了,
不过他们双方都还记得曾经有过这么一个同学。
走进潮州餐馆门口时,
我和哥哥走在前面,
老饼牵着弟弟在后,
老饼的女同学一看到我们,
大声惊叫:“曾新发, 做么你一点都没有变?你和六年级时一模一样啊?”
我们狂笑,
因为她是对着哥哥说这番话。

呵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