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2, 2013

红包

农历新年来到了最后一天也就是孩子们拆红包的时候了。今年我们家虽然不能大事庆祝新年,但儿子们在新年期间也收到不少红包。

一如往年,两个儿子的红包最终还是全数交到我手上,然后由我个别存入他们的银行的户头里。尽管大儿子已经快十八岁了,我也以为他今年会要求自己保管红包,但到了元宵那天他还是全数上缴。在点算着他的红包钱时,我想起他小时候的事。当时的我们总是月不敷出,不懂是我们幸运还是他不幸,他每一年的教育保单都是在新年后缴付的,所以他的红包就成了他的保险费。就这样,他小小年纪就自己供自己的保险费一直到八岁,弟弟出世的那一年。

大儿子从小就不太看重金钱,他的零钱总是散落在他睡房里的每一个角落,哪怕就在他的床边,他也无视它的存在,每个晚上跨上床睡觉都不愿伸手把它捡起来。我也常在洗衣时捡到他放在校服口袋里的零钱,他似乎完全忘了它们的存在,不曾过问他的钱在校服清洗后去了那里,如此地“视金钱如粪土”,一点都不像他妈妈!

身边很多家长都说,他们的孩子都不会上缴红包了。我的外甥侄儿们上小学后,也是自己保管红包。在大儿子上中学后,我也在每一年的新年前作猜测,“今年他会要求自己保管红包了吧?”我做好了心理准备,打算他这么要求时,就顺便教他一些理财的观念。可是他从十三岁到十八岁,每年的元宵节那天他还是自动缴上全部红包。最近他常和同学出去玩,大概开始懂得购物的乐趣,越发觉得钱的可爱了吧。新年期间阿姨问两兄弟:“红包给谁保管?”弟弟马上大声说:“妈妈!”哥哥轻轻地说:“再看看,还没决定。”说的时候还用眼尾瞄了我一下,让我一度以为“是时候了”。

我当然担心孩子乱花钱,但孩子大了,就应该让他们学习管理自己的钱财,这也是一门必修的学问,将影响一生啊!为了让他好好学花钱,今年我主动改变,把他三份之二的红包存入他的银行户头,剩下的三份之一就让他自己保管,买书、买电话卡、买衣服还是跟同学去唱K,都由他自己作主。

小儿子看到哥哥可以自理钱财,当然呱呱叫“不公平”,但后来他想了想,还是决定把钱继续交给我保管。小儿子是个有规划的人,他早已把红包和平时储蓄的钱视为他看世界的旅费。由于小舅舅即将移民到澳洲,所以他把明年的旅游目标锁定“澳洲”。或许他是担心我们会把“不够钱带他去”当理由撇下他吧,因为他很努力储蓄之余,也不忘提醒哥哥“要储蓄,不然你不够钱就要留在家了”。

儿子有了红包当旅费,可是啊……爸爸妈妈的旅费还没着落呢!

(光明日报•11.3.2013)

1 comment:

娇娇 said...

哈哈哈,弟弟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