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16, 2014

美味的记忆


眼看手上的稿件越堆越多,截稿日也越来越接近,周日我不敢往外跑了,就躲在家乖乖写稿。稿写了一半,一抬头看见老公睡得正香。他前一夜在公司里开夜车赶工,现在正补眠。我走出客厅,看见两个儿子开心地在打电动,突然觉得自己太辜负这样的好时光。我看了看时钟,一点半。突然脑里闪过一个念头——我想给我家的这三个男人做点心。如果在这个时候开工的话,两个小时后我们就有下午茶喝了。

我钻进厨房里翻翻橱柜里的材料,面粉奶油鸡蛋等材料都不缺,当机立断,给老公和孩子做蛋挞吧!趁那股冲动还在,我赶紧把奶油从冰箱里拿出来解冻,趁着把糖与水煮成糖水的当儿,我开始搓面粉,不让自己有“冷静”的机会。我太了解我自己了,我是那种很容易说服自己“不要辛苦”的人——“下午茶吃几块梳打饼就可以了,何必大费周章自己做呢?”这时候,大儿子到厨房里倒水喝,看见我在忙着,语气带点惊喜地问道:“妈妈,你做蛋糕吗?”小儿子闻声,也跑进来关心。他的语气比哥哥刚才的语气更兴奋与夸张:“哗!太好了,妈妈你好久好久好久没有做好吃的东西给我们吃了!”那三声连续又高音的“好久”,让我也不好意思起来。

我的确很久没有给孩子做蛋糕或饼干了,记得在离职前,我曾有一段日子疯狂地迷上烘焙。那时候的我,特别喜欢往烘焙店跑,看见可爱的烘焙用具都想占为其有,买啊买的,渐渐地我的厨房里的烘焙用具比烹饪用具多了,从秤、各式量杯、大小搅拌器、各种形状的蛋糕与饼干模具、烤盘到电动搅拌机及烤箱。可是,当我的小小厨房里的工具越齐全,我的心却越空虚。

后来的后来,我如愿离开了职场,当了家庭主妇,大概是压力减了,兴致也减了,我把烘焙摆到一边去了,在面子书上看到有人分享自制得蛋糕时,我也不会心动想动手做。就连孩子说了好几次想吃妈妈做的蛋糕,我总是说去外面买比较方便,也比较好吃。这天,真的不知那根筋出问题了,我还在赶稿中的呀,竟然把稿件摆一边去,跑去做蛋挞?

虽然很久没有做蛋挞,但我的预算还算准确,热烘烘的蛋挞陆陆续续在三点半前出炉了。两个儿子跑来试吃,一口气就吃了三、四个。我到房里唤醒午睡的老公:“我做了点心,快起来吃。”他问我做了什么,我故作玄虚,狡猾的他往我身上嗅了嗅,然后嘴角上扬:“嘿嘿,是蛋挞!”我就知道瞒不了他,在他年少的时候,家里是以卖蛋挞维生的,每天早上当厨房里飘出蛋挞香的时候,也是他起床帮忙推轮子车去巴刹摆卖的时候。

这一个周日,老公以美丽的回忆配着吃他的下午茶,而我偷偷地在想——我的两个儿子啊,在若干年后你们会不会忆起这个妈妈为你们炮制了美味下午茶的午后?

《光明日报》 28.4.2014刊

6 comments:

草夫 said...

点滴的厨艺,点滴的温馨。

潜水王 said...

不懂为什么,看了有想哭的感觉

小妹妹 said...

黑妈妈,你可不可以给我蛋挞的recipe? :)

heimama said...

食谱在这里:
http://www.heimama.blogspot.com/2009/03/blog-post_31.html

sasa said...

美好的回忆呢..
我也很喜欢你的这个食谱

Kylie wenn said...

好美味的蛋挞!~ 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