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3, 2014

学习

小儿子放学回来,鞋子也不脱就跑到卧室里去。我跟在他后面,看到他在翻箱倒柜,正想问他在找什么,他比我快一步,说:“妈妈,我的裤腰带呢?你有看到我的裤腰带吗?”

“裤腰带?你要裤腰带来做什么?”

我这是在问废话吗?裤腰带当然是用来系裤头啊!我之所以这么问是有原因的——小儿子从小到大都不喜欢绑裤腰带,每一次我拿裤腰带出来,他都会很抗拒地说:“我不要绑裤腰带!我讨厌绑裤腰带!”他的这条裤腰带是他上一年级的时候我买给他的,但他始终不肯用,还说除非有爸爸、妈妈或哥哥在身边他才肯绑上。其实我是明白他为什么这么说的,他是担心要上厕所的时候,不懂得解开裤腰带。而即使后来他懂得如何解开裤腰带了,但他却一直学不会绑裤腰带。

我从抽屉里找出裤腰带交给他,小儿子马上把裤腰带放在自己的腰间说:“以后我每一天都要系裤腰带上学。”为什么?“老师说绑腰裤带比较整齐,也比较靓仔。妈妈,你快教我!”好好好,难得他兴致盎然,我抓紧机会教。可惜,才不一会儿功夫,他就发脾气了——“很难啊!”、“我不会啦!”、“很讨厌咯!”……这些埋怨的话儿一直在他嘴里冒出来,老实说我也开始不耐烦了。我看着在发脾气的他说:“既然学来学去都学不会,那就别绑裤腰带上学吧!”这儿子固执起来像一头牛,他大声地呛我:“是你不会教!”我的臭脾气也开始要冒出来了,我几乎要破口大骂——“现在是你自己学不会,还在那里发脾气?我才应该是那个发脾气的人才对!”

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我强忍着不让这些会刺伤小心灵的话说出口。这时候的他,眼睛开始泛红,他把裤腰带丢弃在地上,泄气地说:“为什么我学什么都那么难上手?”他的这一句话,让我的一颗心紧紧地揪了一下、痛了一下。我的臭脾气马上被温柔取代,轻声地对他说: “我们在学多几次吧,一定能学会的。”他哽咽地道:“可是很难啊,我就是做不来。”我笑着说:“裤腰带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东西,我才不相信我们这两个有生命的人会输给它!”

他听了即破涕为笑。我拾起裤腰带,像电影的慢镜头那样,给他示范绑裤腰带的每个步骤。不一会儿,小儿子兴奋滴喊道: “妈妈,你看,我终于成功了。”我看着他的腰间,裤腰带扣好了,不松不紧,任务成功。绑裤腰带这么简单的事,但原来对某些人来说,这不是以生俱来的本领,他需要时间、摸索与学习,才能把它学好。

“很好。你终于学会绑裤带了!我们下一次要挑战的是——绑鞋带!”我笑着说。

小儿子一听,即刻倒地(装晕)。

《光明日报》 17/3/2014刊

2 comments:

Sheue Li said...

看了心紧紧揪着。
还好黑妈妈,最后一分钟没有把不该说的话说出口。
有时候,脾气慢慢发果真是对的。
我不想为弟弟难过,但是,没想到对我们而言那么容易的事,对弟弟原来是那么难,我忍不住,心里深深的感到难过。:'(

Kylie wenn said...

在想像他装晕的可爱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