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0, 2010

试读《十二岁半》6

佳耘安慰自己——或许爸爸妈妈的感情没有问题,他们只是工作太忙而少了在一起的时间而已。现在每一个大人都好像过着同样的生活——工作工作工作,二十四小时除了睡觉时间外,就是工作。

早餐和午餐一并吃,晚餐宵夜一并吃。

这也是爸爸现在的饮食习惯,已经维持好几年了。

妈妈也曾经唠叨过爸爸,说他这样的饮食习惯不正常,但爸爸说妈妈也好不到哪里去。

爸爸说,妈妈午餐时通常只吃水果,有时忙起来的时候,吞两块饼干就当自己已经吃了餐。

工作占据了大人们所有时间,每天忙个不停。工作已经这么辛苦了,连吃个饭也不能舒舒服服地坐下来好好享受,当大人多么无趣呀!

忙到没有时间吃饭,没有时间休息,没有时间运动,没有时间娱乐。

更糟糕的是,忙到没有时间与家人沟通。

佳耘最近也少了和爸爸妈妈说话的机会。

以前爸爸妈妈都会主动问佳耘在学校的事,现在他们都很少问了。有时候佳耘很想和妈妈分享在学校发生的趣事,可是看到妈妈疲惫地半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佳耘不忍心打扰她。

拐了一个弯,佳耘走到了家的路口。

佳耘不经意地抬头一看,竟意外看到爸爸和妈妈的两辆车子,都停放在他们的屋子前。

爸爸妈妈怎么可能这么早就下班?

佳耘心头一乐,快步跑回家。

一进篱笆门,就看到爸爸拿了车钥匙从屋里走出来。

爸爸看见佳耘就说:“你回来了?我还打算去惠盈家接你呢!”

妈妈这时也从屋里走出来,对佳耘说:“你去惠盈家怎么也不给我留个字条?我刚刚打电话给她才知道你去了她那里。”

“对不起,我忘了。”佳耘说,“爸爸妈妈你们今天怎么这么早下班?”

妈妈摸一摸佳耘的头说:“早下班不好吗?我的老板出国了,我才有机会早下班哪!哎呀,你怎么还穿着校服哇?放学回家也不冲个凉?”

妈妈眉头一皱,她坚持家里每个人从外头一回到家就要马上洗澡。

这时爸爸已经上了车子,对她们喊道:“可以走了吗?我肚子饿扁了。”

佳耘赶快跳上车,对妈妈说:“吃完了回来马上冲凉,我的肚子也是饿扁了。”

妈妈只好锁好家门,一坐上车就问:“要去吃什么好呢?”

佳耘想都不用想地就回答说:“我想吃咕噜肉!”

妈妈对爸爸说:“那就去林记吧。他们的咕噜肉煮得不错。”

爸爸没出声。

佳耘知道,这就表示“不反对”。

佳耘真的很开心,刚才还盘绕在她心里的浓黑乌云,现在烟消云散了。

坐在车厢后座的她,看着前座的爸爸妈妈,突然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该怎样形容这种感觉呢?

佳耘不懂该怎样形容。

她只觉得自己很开心很开心。

香醇美味的咕噜肉还没吃到嘴里,但是她的心里,已有一股酸酸甜甜的味道。

(待续)

1 comment:

刁蛮公主 said...

我要问怎样出自己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