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9, 2010

试读《十二岁半》5

从惠盈的家走回自己的家其实只需五分钟,可是佳耘走哇走,感觉自己好像走了很久,都还没走到家。

本来还以为和惠盈诉说了心事后,心情会轻松一些,可是佳耘现在的心,好像被浓浓的乌云笼罩着,让她有一点儿透不过气来的感觉。

佳耘刚才对惠盈说,她很羡慕惠盈,这真的是她的内心话。

惠盈的家总是那么地热闹,有惠盈与姐姐抢电视遥控器时的吵架声、有弟弟妹妹的玩闹声,偶尔还有惠盈妈妈的责备声...... 但这才像个家呀。

为什么自己是独生女嘛?

很多人包括惠盈,一听到佳耘是独生女的时候,都会流露出很羡慕的神情,然后说:“当独生女多好哇,你得到了你爸爸妈妈所有的爱。”

佳耘当下很想回答说:“我承受了所有的寂寞才是。”

不过,这是佳耘的心里话,她还是忍住没说出口。

她选择保持沉默。

她习惯把心事放在心里。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沉默寡言。除了对着惠盈。她就只打开心房向惠盈倾诉内心里的话。

佳耘庆幸可以有惠盈这个好朋友,虽然她们的性格不同,佳耘文静寡言,而惠盈就很开朗很爱说话,但没有关系,谁规定性格不同的人就不可以做好朋友?

一个不爱说话,一个爱说话,那才好哇,就一个负责说,一个负责听,多“匹配”呀!

佳耘走过一列排屋的后巷。

不知是谁家的厨房,飘出了阵阵的炒菜香味。

嗯!好香啊!

佳耘大力地吸了一吸。

好浓香的番茄味呀!

是番茄鱼呢?还是番茄猪排呢?

佳耘忍不住在心里猜。

佳耘想起,妈妈也好久没下厨了。

自从妈妈换了新工作以后,时常都不能准时下班,晚饭也只好外食解决。而周末时妈妈也频频喊累,说忙了一整个星期,无论如何都要好好休息,所以午餐和晚餐,他们还是外食。

突然间,佳耘好想吃妈妈煮的咕噜肉哇!

虽然妈妈煮的咕噜肉没有外面餐馆煮的好吃,但妈妈会放很多黄梨一起炒。妈妈煮的咕噜肉放在碟子上的时候,很明显地,黄梨比肉还多。

佳耘记得自己还曾为妈妈煮的这道咕噜肉改名为“咕噜黄梨”呢!

黄梨越多越好,就算放再多的黄梨也会一扫而空,根本不用担心吃不完,因为他们一家三口最喜欢吃黄梨了。

走哇走,越靠近家,佳耘的心情和脚步就越沉重。

四年前搬进来这个家时,佳耘才二年级。佳耘还记得当时他们一家人都很开心,爸爸妈妈为了省钱,宁愿自己辛苦一些,买了油漆自己上漆。

佳耘也帮忙上漆,铁门的漆就是她上的。

给一整间屋子里里外外上漆,当然苦不堪言,但佳耘现在记得的,只有当时嘻嘻哈哈一起努力打造美丽家园的情景。

四年了,真快。

佳耘突然察觉,欢笑声好像渐渐地离开他们的家。

是不是自己太敏感?

佳耘也希望是自己想太多。

(待续)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