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3, 2014

妈妈的家乡

当老公驾着车从高速公路转进了通往小镇的小路之时,大儿子也开启了卫星导航帮忙带路。老公问我:“这里你有印象了吗?”我努力地观察外面,印象有点模糊。这时候车子走在一段有点颠簸的路上,小儿子被摇晃得惊醒过来。我轻声地告诉他:“快到妈妈的家乡了。”小儿子连忙坐起身来,睁大眼睛望向车窗外,说:“原来你的家乡长这个样子。”

是的。这里就是妈妈的家乡。这个年终学校长假,我们带孩子去看看妈妈成长的地方。屈指一算,我也十年没有回到自己的家乡了。我盯着车窗外的每一个景物,试图在它们的新样貌中找寻旧记忆,我希望我的脑筋可以比卫星导航厉害。大儿子觉得不可思议,他取笑地问:“妈妈,你不是在这里住了十七年吗?怎么记不起来呢?”我笑着回答:“我是在这里住了十七年,可是我离开这里也快三十年了呀!”

我们的车子在小镇的市区中缓缓行驶,我终于认得出地标。“看!这里是警察局,再过去就是大草场,小时候公公婆婆常带舅舅、大姨和我来这里玩。”我跟老公和孩子介绍着车窗外的景物,小时候的记忆全部涌现,突然内心澎湃起来。“右边的那一路是去妈妈以前读的中学,明天我们会去哪里看看。”我指着不远处的路牌。小儿子奇怪地问:“为什么要去你的学校看看?有什么好看?”老公抢着回答:“妈妈时常说她的学校有多大有多美,我们就去看看妈妈是不是夸张了。”

我忍不住笑了,原来我平时在老公和孩子面前“炫耀”自己的母校而不自觉。我们举家离开家乡搬到吉隆坡展开新生活的那一年,我17岁,还比大儿子现在的年龄小一岁。中学还没有毕业就要提早跟同窗分道扬镳,老实说,当时对大城市有太多的憧憬,所以没来得及不舍。更何况少年怎知离别愁呢?是现在人到中年了,才会深深的感到可惜。

在悠悠的青葱岁月里,我有三个好朋友,当我们在十五岁那一年被派到同一班时,根本没有想过我们会朋友一辈子。这次回乡的重点节目就是和她们好好聚一聚。曾经有那么一段日子,为了各自的家庭、孩子和生活打拼,我们竟断了音讯长达十五年,现在回想起仍会感到懊恼——我怎会如此粗心,竟然让友谊断了线。幸好电脑科技再把我们连接起来,不然我必定抱憾终身。

我常告诉两个儿子,人的际遇是很奇妙的,什么时候碰上怎么样的人,都像冥冥中有安排。大儿子听了没有说什么,他的表情总是酷酷的;小儿子则嘟起了嘴巴,抓破头都搞不懂妈妈在说什么。其实,如果他们都不明白也没有关系,因为妈妈我当年也不明白。

有些事情除了需要时间来证明,还要亲身经历过才会知道。

包括谁是你的知心友。

《光明日报》 9.12.2013

3 comments:

Siau Chee said...

说的就是Batu Pahat吧!!

mikiko said...

你中学时是读TIGS? 那小学呢?? 在你记忆里一直有BATU PAHAT对吗?之前我写BP美食的时候,总觉得你的留言是充满依恋和回忆的,曾经我很想和你建议,找机会回去看看吧,BP真的很不一样了~~~ 看到你这篇文章,有份感动!!

heimama said...

我不是TIGS,我姐姐是。
我是华仁中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