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7, 2012

我的四眼仔

上个星期,我们一家十四个成员趁学校末期考试后去怡保玩,这真是一个大人和小孩都放松的难得机会。当车子走在高速公路上,两个儿子在后座随着CD在哼唱着我一句也听不懂的韩国歌,度假的心情油然而生,真舒畅。我回头看一看两个儿子,却被大儿子吓了一跳——他的鼻梁上竟然架着一副太阳眼镜。

“哗!你什么时候有这副太阳眼镜的?这么有型!”我问。

“朋友送的。”儿子腼腆的回答。

“戴上这个,你看得到东西吗?哈哈!”我再问。

“还好。”儿子答。

我会这样问,是因为儿子是个大近视。我也是“近视人”,以我近千度的近视来分析,六百多度的近视戴上没有度数的太阳眼镜,看东西怎可能“还好”?不过,青春期开始爱漂亮耍酷,这一点我也很清楚,以前我也常脱下厚厚镜片的眼镜拍照,就是不想让眼镜挡去三份之一张脸。可是,我还是被鼻梁上的两个小红印及不能聚焦的眼睛出卖了,“我是四眼妹”是铁一般的事实。

只有近视的人才知道近视的痛苦,所以我一直都很担心儿子会成为四眼族。我从小就灌输他们不能在光线不好的地方看书、车上更是禁书、看电视要离远一些、电脑也很少让他们玩。可是,你越害怕的事偏偏就来找你,大儿子一年级时发现近视了,比起我以前还早了三年。事隔多年,发现儿子近视这件事到现在还历历在目。那一天我们去看王力宏演唱会,儿子从小就很喜欢王力宏,所以就把他也带去。看着看着,突然发现儿子在偷偷掉泪。我问他为什么哭难道是太感动了?他摇摇头说:“我看不到王力宏的脸。”我一愣,心里马上想到“儿子近视了”,爸爸把自己的眼镜让儿子戴上看看,他竟然说“现在很清楚看到王力宏的脸了”。我的心如刀割,接下来王力宏唱什么我都听不进去了。

第二天爸爸说要带儿子去验眼陪眼镜,儿子显得很开心,我却一直在拖延时间,就是不能接受儿子近视的事实。验眼的结果果然不出所料,三天后一副近视眼镜就架在儿子的鼻梁上,这一架就架到现在。

儿子戴眼镜的前几年,不曾听到他“投诉”过近视的苦恼,一直到五、六年后因近视不停加深,他才察觉近视带来的不方便。两年前小儿子也近视了,当看到弟弟因为可以戴眼镜而雀跃的时候,身为哥哥也是过来人的他,满怀感慨地说:“弟弟,你真傻,近视是一件麻烦的事,以后你就知道!”

“以后你就知道”这句话,以前我也常挂在嘴边。但,不近视也近视了,这已经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我唯有安慰他们说:“没关系,你们现在唯一可以做的是,把你们的红包钱存起来,待你们满二十一岁时就去做激光矫形手术。”

比起我的那个年代,他们还是幸运的。

(光明日报•29.10.2012)


3 comments:

jovin said...

好像听说近视眼和看电视或看书没关系,据说是遗传的。我从小学二年纪的200度开始,三年纪300度然后每年步步高升到初中一的700度,这问题一直到初中一戴隐形眼镜后才停止,原来隐形眼镜的聚焦点比较集中,度数不会“飞”那么快。
但还是做激光比较一了百了,我已脱离这苦海几年了。

恩轩至佳 said...

你的这一篇真的是写到我心坎里去了。我也是高度近视的kaki,很无奈。得知孩子必须带眼镜,那种滋味局外人是不可能理解的。

prince n princess mum said...

戴眼镜的人,才知道戴眼镜的麻烦;没戴眼镜的人,却想要戴眼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