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17, 2012

放手很难

有时候,我真的讨厌自己爱胡思乱想及杞人忧天的性格。

话说那天,我载着儿子还有他的三个同学去补习,途中儿子突然问道:“妈妈,这个星期天我能和朋友去马六甲一日游吗?”

这一道看似简单的问题,却让我一时愣在那里,脑子里马上出现了好多问题——他是跟哪些同学去呢?有没有老师或其他大人随行?为什么是马六甲?乘坐什么交通工具去?长途巴士?噢!安全吗?如果不想让他去的话,我应该怎样拒绝他?

这些问题在脑里一闪而过后,我的一颗心也随即分成了两边,一边心对我说:“让他去吧,跟朋友出去玩是一件很快乐的事。你自己也不是十五六岁就和朋友去海边及上高原玩吗?”可是另一边的心却告诉我:“别让他去,坐长途车是很危险的。还有,现在治安有够差的,他们几个单纯的少年会不会成了歹徒的肥羊?”

我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我真的想让他开心去玩,但又担心他的安全,可是,如果就因为这些理由就不让儿子出去玩,实在说不过去。我看着车子的倒后镜,镜子里有四张渴望看到我点头的脸。我瞄了儿子一眼。刚才我与儿子有一段颇长的单独相处时光,他都没有提起这件事,现在他选在这个时候提出这要求,我不能不怀疑他是有机心的。他是想让朋友在适当的时候为他说两句求情的话吧?突然间我有点生气儿子这点企图心。我陷入沉思之中,直到儿子唤醒了我:“怎样?妈妈,我能去吗?”

我不能当着儿子朋友的面拒绝他,这会让他没面子吧?而且我也找不到拒绝让他去玩的有利理由。左右为难之下我唯有这么说:“你今晚问爸爸吧。”我其实想让爸爸做这个“丑人”。可是我这么一说,儿子反而心里有数了,他知道爸爸一定不会拒绝的。果然,爸爸只问了一句:“你很想去吗?”儿子当然回答说“是”,爸爸就没有再说第二句了。我的心顿时郁闷起来,后悔自己把这决定权交了给爸爸,同时也偷偷责怪爸爸没有阻止。

儿子如愿以偿,星期天天一亮就和朋友出发去马六甲了。可是他并不知道,自他一踏出家门开始,我的一颗心就像是悬挂在半空,一点也不踏实。其实这也不是儿子第一次去玩,他从小学开始就常随表哥表姐们参加教会的活动,试过一个星期没有回家。他也时常代表学校去外州比赛打球,一去也好几天。那我还不习惯吗?是的。我就是不习惯。每一次孩子离家,我都是这样,担心之余还胡思乱想,整个人都紧棚起来,一直到孩子平安回到家,我才能松了一口气。

朋友曾劝我,孩子长大了,我们当父母的就应当“放手”,我明白固中道理,可是,像我如此神经质,不要说“放手”,连“放心”我也做不到啊!

所以,我真气我自己啊!

(光明日报•22.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