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07, 2012

试读《榴梿花开》第三章


阿妹在小溪边蹲下,她手里拿着一块饼干。

她轻轻地用手搓着饼干,饼干屑像粉一样洒落在水面上,随即引来几条小鱼来嘬食。

王之勇拉着Botak仔赶了过来,他不放心阿妹独自一个人在溪边喂鱼。虽然小杂货店前的空地与小溪的距离不远,但王之勇一直牢牢地记住爸爸说过的话:妹妹只有一个,一定要小心守护她。

Botak仔一来到溪边,马上脱掉校鞋与袜子,走入小溪中。溪水清澈见底,水位不深,只到Botak仔的腿肚子。

Botak仔弯下腰,把手放进水中,似乎在找东西。

“你在干什么呀?”王之勇问,“捉鱼吗?”

“不是捉鱼啦!”Botak仔头也不抬地回答,“我在找我上次在这里弄丢的钱币啦!”

王之勇这才想起,两个星期前他和Botak仔在溪里捉鱼时,Botak仔一弯腰,胸前口袋里的钱币纷纷掉进水里。当时Botak仔马上“抢救”,却只找回七十仙,他说他口袋里原本有两令吉多的。

“都过了那么久,怎么可能还找得到呀?”王之勇说。

“可能我的运气好呢?”Botak仔说。

“你知道你现在像在做什么吗?你像是在大海里捞针哪。哈哈!”王之勇嘲笑地说。

“不对不对!我是在小溪里捞钱啦!哈哈!”Botak仔也自嘲地说。

王之勇走到阿妹身旁,蹲下来,看着阿妹喂小鱼。

阿妹把手上的饼干一掰,分一半给王之勇。

王之勇接过了饼干,他搓着饼干喂鱼,一边和阿妹聊天。

“阿妹,你还记得我上个星期告诉过你,我们学校的凉亭上有一个鸟窝的事吗?”

阿妹点点头。

“今天有一个顽皮的学生,拿了一个石头扔向那个鸟窝。”

阿妹张开口,露出惊讶的样子。

“幸好,没被他打中。”王之勇说,“我冲上前去大骂他一顿,并警告他如果再做这种事,我就告诉老师。”

阿妹松了一口气,然后她比了一个小鸟飞翔的手势。

王之勇一看,马上就知道阿妹想问他什么。

“小鸟还没长大,还不会飞啦!”王之勇回答,“不过,如果坐在凉亭下,静静的不说话,就可以听到小鸟在鸟窝里发出的叽叽声。我想,它们很快就会长大,很快就会飞了。”

阿妹喜欢听哥哥说他学校的事情。哥哥的学校总是充满新奇的事,热热闹闹、沸沸扬扬的,不像自己的学校, 一片宁静。

Botak仔走了过来:“哗,你好厉害呀,阿妹没说出来,你都能猜到她想问什么呀!”

“嘿嘿,这是我们的默契,有时连爸爸也不明白阿妹想表达什么,需要我帮忙解释呢!”王之勇沾沾自喜地说道。

“我也不能明白阿妹说什么,每次都猜错。”Botak仔说,“如果阿妹不是哑巴就好了,那我就不必猜得那么辛苦。”

“阿妹不是哑巴!”王之勇怒吼。

他最讨厌别人说阿妹是哑巴。

Botak仔吓了一跳,他知道自己踩中“地雷”了,马上向王之勇道歉:“对不起...... ”

见王之勇还是怒瞪着自己,Botak仔连忙对阿妹道歉: “阿妹,对不起啦!”

阿妹微笑地摇一摇头,表示她不介意,然后拉一拉王之勇的衣袖,要他也别在意。

王之勇轻叹了一口气:算了,他知道Botak仔是口直心快,不是有意的。

“阿妹只是暂时失去了言语能力,医生也说她不是哑巴!”王之勇跟Botak仔解释。

“我知道!我知道!” Botak仔连忙回答。

“阿妹,终究有一天你一定会像小时候一样,每天叽叽喳喳说不停,还会唱歌给我们听。” 王之勇安慰阿妹。

阿妹笑着低下头。

“可是......到时候你可能会嫌阿妹太吵哩!”Botak仔又说错话了。

“哎呀!你这人真是......你胡说什么呀?”

王之勇跳起来,一只手钩着Botak仔的脖子,另一只手要捏他的嘴巴。

Botak仔大喊:“救命啊!”

王之勇笑着说:“捏紧你的嘴巴不让你说话!”

Botak仔出力挣扎,终于挣脱。他虚脱地躺在一个石头上。

王之勇也在石头上躺下,喘气。

两人望着蔚蓝色的天空,听着风吹过时树枝舞动的声音,心情也渐渐舒坦起来。

今天的天气真好。

有太阳,有云,有风。

“这里真舒服哇!”Botak仔说。

“嗯!”王之勇同意,“我们只剩这个星期‘舒服’了。”

“为什么?”Botak仔奇怪。

“因为下个星期就是学校年终假期了呀!”王之勇答。

“那又怎样?”Botak仔说,“学校年终假期到了,我们就不用上学,不用做功课,每天早上一睁开眼睛就玩到晚上,再闭起眼睛睡觉,哗!我想到就开心。”

“我才没有你这么幸福!假期时我要工作啦!我要到果园帮我爸爸。”王之勇说。

“吓,那不是没有人陪我玩?”Botak仔不满地说。

“你都几岁了?每天只顾着玩。”

“你干吗学我妈妈说话?”Botak仔说,“你真的要一整天都在果园里帮忙吗?我一个人会很闷的哩!”

“不然...... 你也到果园帮忙,如何?我们家的Ika榴梿这几天开始成熟了。”王之勇建议,“不过先跟你说清楚,你来帮忙是不能支工钱的哦!”

“吓?无薪劳工啊?这么可怜!”Botak仔惨叫。

“对!不过......可以请你吃Ika榴梿。”王之勇笑着说。

“嗯,也好,我最喜欢吃Ika榴梿。嘿嘿!”Botak仔想到可以免费吃榴梿,心里就开心。

这时候,阿妹站起来,拍了两下掌。

王之勇和Botak仔坐起来,他们知道阿妹拍掌是要他们看着她,她有话想“说”。

“怎么了?”

阿妹指一指Botak仔。

“阿妹有话跟你说。”王之勇对Botak仔说。

“跟我说话?阿妹,你想跟我说什么?”Botak仔问阿妹。

阿妹朝Botak仔做了一些古怪的表情和手势。

Botak仔看得忙抓头,问:“阿妹......你到底在说什么呀?”

王之勇大笑:“她说你是......哈哈......馋嘴猫!哈哈哈!”

“什么?你竟敢取笑我?”Botak仔跳起来,假装想“对付”她。

阿妹赶快躲到王之勇背后去。

“你明明就是......哈哈。” 王之勇支持自己的妹妹。

“哼!你们就不馋嘴吗?你们一看到我妈妈煮好吃的就一直流口水。”Botak仔不忿地说。

“对呀!Botak嫂煮的咖喱,味道一流呀,她每次煮咖喱我都会添饭,最高记录是吃了四碗饭。”说着说着,王之勇偷偷咽了一口口水。

“嘿嘿,我说得对不对呀?你也是馋嘴猫哩!”终于找到机会反击 ,Botak仔显得有点儿得意洋洋。

这时候,阿妹直点头,她指一指Botak仔,再拍拍自己的大腿,然后竖起拇指。

王之勇看了阿妹的手势,笑惨了。

“笑什么?阿妹说什么?”Botak仔问。

阿妹重复刚才的动作,Botak仔看着她的动作逐一猜。

阿妹指一指Botak仔。Botak仔猜:“我?”

阿妹拍拍大腿再竖起拇指。Botak仔猜:“大腿?什么啦?我很厉害?英俊?Good?”

“你还是不要猜啦!哈哈...... ”王之勇狂笑。

“不行!我一定要知道啦!”看到王之勇笑成这样,Botak仔心里有数,一定不是好事。

“阿妹说...... 阿妹说...... ”王之勇故意拖延时间,和阿妹一起笑着准备逃走。

“说什么?”Botak仔追问。

王之勇和阿妹兄妹果然默契,他们两人已经快步走去推脚踏车。

“她到底说什么?”Botak仔连忙拾起自己刚才脱下的校鞋和袜子,然后赶快去取自己的脚踏车。

王之勇骑上脚踏车,载着阿妹,大声地对Botak仔说:“阿妹说,你妈妈煮的猪脚很好吃啦!”

“猪脚很好吃?那为什么指着我?”Botak仔还是不明白。

阿妹抱着王之勇的腰,朝后方的Botak仔再做一次刚才的动作。

“我?我的脚?好吃?” Botak仔终于明白,“哦!阿妹,你竟敢说我的脚是猪脚!你说我是猪?”

“哈哈哈!”

王之勇狂笑,载着阿妹逃之夭夭。

(《榴梿花开》陆续在书店上架了,谢谢一直以来在部落格及在面子书上的朋友们,在我低落的时候提供精神支持,真的感恩!)

4 comments:

Weii ♥ said...

哪你还会继续写在部落格吗?

Mr Lonely said...

walking here with a smile. take care.. have a nice day ~ =)

Regards,
http://www.lonelyreload.com (A Growing Teenager Diary) ..

艾薇 said...

黑妈妈,,《榴莲花开》我看完了,,很好看,,很感人哦,,加油,,继续写!

Anonymous said...

黑妈妈
我想说,在榴莲花开的61页
Botak叔对王之勇的爸爸说
“不要自己吓自己,可能是你过虑了”
请问“过虑”的意思是过多忧虑
还是印错了呢?
请问可以回答我吗?
(纯粹问问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