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8, 2011

我的产房日记

虽然已经过了十六年了,但直到现在,我还是会时常想起生大儿子时的情景。

那一年,我和老公同样是二十八岁。对于即将升级为人父母,我们都感到很兴奋。怀孕期间一切还算顺利,只是严重害喜,一直到怀孕七个月才停止孕吐。每一次产检我都苦着脸跟医生说吐得很辛苦,可是当医生说给我开吐药时,我却拒绝,因为总觉得药不能多吃,更何况肚子里还有小宝宝,唯有靠意志力撑了过去。我每天跟肚子里的宝宝说话,唱很多儿歌给他听,我不能唤他“仔仔”或“囡囡”,只能轻唤他为“贝比”,因为我们刻意不要知道宝宝的性别,我和老公都期待宝宝出世时,由医生揭晓孩子性别的那一份惊喜。

然而,这份惊喜超过了预产期还不见有动静,医生要我们选个日期催生,我们选在三天后回去催生。回家后我打电话告诉妈妈,妈妈有点忧虑的说:“听说催生比自然生辛苦,你要自己注意,如果产后有大量出血一定要告诉医生,不要以为生产后流血是正常的。”听了妈妈的话,我的心更加七上八下,我要催生还是等宝宝自己愿意出世呢?

最后,我们还是决定催生。我躺在产房里,医生给我打催生剂,半个小时后阵痛开始了。我之前听朋友说,她阵痛的时候突然很讨厌她老公,怪他害她要承受这种痛苦,所以在生产时把老公骂了一顿还把他赶出产房。阵痛的痛楚让我失去理智的大叫,但我没有骂老公也没有看他不顺眼更没有把他赶出产房。在这个时候,我需要他的支持。我紧握他的手,阵痛一到我就大力地握他的手。我大叫,他也大叫。助产士看到老公大叫也偷偷笑了,事后我才知道原来我紧握他的手时,他的婚戒夹住他无名指上的一小块肉,痛得他眼泪也快流下来了。我知道一定很痛,因为他的那手指上的瘀血差不多一个月才退完,之后他逢人就展示他的无名指,然后很认真地说:“生孩子真的很痛的。”

经历了六个小时的阵痛,我终于把孩子生下,医生笑着对我们说,看,是儿子,然后把宝宝捧到我面前给我看。我和老公经历了兵慌马乱,早已忘了我的近视眼镜去了那里。我用力眯着眼睛努力地想把我的宝宝看个清楚,无奈大近视的我还是看的蒙查查,只看到他有一个大鼻子。随即护士就把宝宝送去育儿室让儿科医生检查,我放心不下,叫老公也跟着去。

我躺在床上,护士小姐为我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我以为一切痛楚已过去,正为孕育了小生命欢悦的时候,一阵呕吐的感觉突然涌上来,我赶紧告诉护士,她急忙递给我一个器皿。我吐了很多,护士说这是正常的,因为我之前打了止痛针的关系。可是,就在我吐的时候,我发现下体大量出血。

我和护士都惊慌了,她连跑去找医生。这时老公回来了,他的兴奋还没有平息下来,拼命告诉我儿子的一切。我气若流丝地说:“我流了很多血,不知道会不会死?”老公轻打我的嘴巴说:“胡说!生孩子本来就会流血的。”我还来不及解释,医生就来了。他掀开盖在我身上的被单,用手按我的肚子,大量的血液哗啦啦地流出,这次老公才开始察觉不妙。

医生马上给我注射加速收缩子宫的药并叫护士给我输血。我很害怕却奇怪的是我没有哭。我看着产房里努力抢救我的医生护士,还有惊慌失措的老公,心里却十分挂念着我的小宝宝,妈妈都还没有好好的把你看个清楚呀!终于,医生说流入身体的药物发挥作用了,我看到老公松了一口气,还有他来不及抹掉的泪光。

我的一颗心,还是像是挂在电线杆上的风筝,我忍不住叫老公去看一看宝宝,老公却一刻也不愿意离开我一步。我有点担心自己过不了这一关,有很多话想跟老公说,可是他一直叫我休息不要说话。我看着头顶上的白灯,想起了妈妈,如果我失救的话,妈妈的人生从此就黑暗了。

迷迷糊糊中我睡了一会,突然,听见妈妈叫我的名字,我的眼睛还来不及睁开,眼泪已经随那温柔的声音,从紧闭的眼睛的细缝流出。我睁开眼睛,看见妈妈微笑的抚摸着我的头发说:“你当妈妈了呀!”我努力想给她一个微笑,不想让她担心,但我知道这是我一生中最难看的微笑。妈妈说:“没事了。医生说幸好发现得早。”我没哭,但一直控制不了眼泪,哗啦啦的一直从眼里流出来,像是忘了关上的水龙头一样。我轻轻的对妈妈说:“幸好你提醒我。妈妈,是你救了我。”

妈妈还是微笑,但她的泪水也流了满面。

时隔十六年,对当年在产房的画面渐渐淡化,唯有老公和妈妈为我流泪的样子,今天依然清晰。

稿件刊登于2011年五月份其中一期《新生活报》

20 comments:

燕仔 said...

我的眼泪也要留下来了

Angel said...

我也被感动的‘眼涩涩"的。当母亲真的不简单,母爱的伟大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代替的。

莎莎妈咪 sab said...

我眼湿湿了啦。。。虽然我只生了一个,但要生孩子的种痛是这一生这一世都不会忘记的咯。妈妈是很伟大的 :)

非一凡 said...

我姐姐生3胎,就有两胎雪崩。。怕

Vincent Cho said...

原来大儿子真的从出世开始就很像爸爸了…

heimama said...

燕仔:
你好眼淺啊~~哈哈~~

Angel:
是啊,总是要等到自己身为父母后才知父母恩啊~~

莎莎妈咪:
我常跟朋友說,生孩子的痛是"痛不欲生"~~哈哈~~

非一凡:
好可怕...我有时想起还會为自己捏一把冷汗~~幸好生弟弟时很顺利~~

Vincent Cho:
是嗎? 哈哈....从婴孩时期每个人都說像,我也是到他兩三岁时才觉得他是老饼的饼印~~

lancerpang said...

我哭了。妈妈都是伟大的。
你跟妈妈感情很好无所不谈吗?

crystal said...

我也是~~~~~~~(>_<)~~~~

crystal said...

我也是~~~~~~~(>_<)~~~~

Sheue Li said...

令尊真的是救了你一命啊!
连我也以为是正常的。
(不过应该不可能啦,看见那么多血,我应该怕到不管三七二十一叫医生了。;p)

艾萱 said...

妈妈,你好伟大,这时候还惦念着宝宝。

Lih Hong said...

天下的妈妈都是伟大的...
好感动...

俏瑾 said...

黑妈妈, 你的这句:
我轻轻的对妈妈说:“幸好你提醒我。妈妈,是你救了我。”

让我这潜水的不得不上来透透气~

Ah Yng said...

呜呜,我的眼泪稀里哗啦流满面。原来生宝宝风险这么大,当母亲真是世上最伟大的事。

August Yang said...

最近看你的文章,眼睛总是下着雨。。。。

Nat said...

i cry too....scare too

老餅 said...

那時候我哭到.....我以為我就這樣失去她.....

瑄瑄的妈 said...

我们都是生过孩子的人所以都知道当女人去生孩子的时候的同时我们也是拿着自己的命去搏的!
我生我的小宝贝时也是有点危险,凌晨生了小宝贝后我的胎盘竟然推不出来,医生和护士都试了很多方法还是没用,所以只有被推上救护车送去新山医院,我的胎盘是被挖出来的!

我之前就听说过胎盘没出来是有生命危险的,所以自己也挺害怕补过最后幸好没事要不然真的不知道我现在会在哪里!

瑄瑄的妈 said...

还有就是今天在风采看到你的专栏,写的很好!
虽然读的不是名校但至少我们能确定的就是自己的孩子会受到比较多的注意和帮助!

杉叶 said...

我一直想写生小女儿的过程,现在不知要先写她的生好还是写她的死好。对我来说都一样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