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31, 2013

试读《Kakak驾到》第三章


下课的食堂里,充斥着学生的喧闹声。

“我要面包!”“给我牛奶!”的叫喊声此起彼落。

除了人们买卖的叫声,还有许多叽叽喳喳的说话声。

上了几个小时的课,大家都苦闷死了,现在不乘机说说话发泄一下,更待何时?

许愿坐在学校食堂里,双手托着两颊,一副提不起精神的样子。

许愿的面前坐着她的好朋友李虹宁。

李虹宁正吃着早餐。

她今天吃的是鸡蛋三明治。

许愿看着李虹宁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又让她想起今早做的梦。

在梦里,李虹宁也是带了三明治来学校吃。

李虹宁大口地吃着三明治,嘴角上沾有蛋黄酱。

“哎呀,你吃慢点。”许愿用食指指了一下自己的嘴角,暗示李虹宁她的嘴角肮脏了。

李虹宁连忙掏出纸巾抹一抹嘴角,然后又大口吃她的早餐。

许愿不禁摇摇头,对李虹宁说:“你吃东西还吃得真过瘾呢!面包也能变山珍海味。”

李虹宁听了,嘿嘿地笑了笑。

无可辩驳,她就是喜欢吃啊!最近李虹宁更迷上电视美食节目,当她看到节目主持人把美食放入口里,以夸张的表情说“好好吃喔!根本不用牙齿咀嚼,入口即化呀” 时,她恨不得马上化身成为那主持人。

“难得今天我们不用站岗,没有学长职责在身。”李虹宁扬了一下她的学长领带,“可以坐在食堂里舒舒服服地用餐,你真的不吃吗?”

许愿摇摇头。

李虹宁喝了一口冰巧克力牛奶,说:“真奇怪!你怎么不会饿呢?你是不是外星人哪?”

“我当然也会饿,我只是不容易饿罢了。”许愿感到有些郁闷,这些年她都跟李虹宁解释过多少次了,可是她还是时常问同样的问题。

“我和你正相反,我时常处于肚子饿的状态。”李虹宁自嘲,“不过,我感到很好奇,你一天吃下多少分量的食物哇?”

许愿指一指李虹宁手上的三明治,再指一指桌上的炸鸡块和鱼丸,笑着说:“我也很好奇,你一天吃下多少分量的食物哇?”

“哈哈,我吃下的分量肯定比你多几百倍。”李虹宁大笑地说,“我妈妈说,我们现在处于发育时期,吃多一点是正常的,不要为了爱漂亮而减肥。”

许愿噘着嘴巴说:“我不是减肥,你也知道的,我从小就不喜欢吃东西。”

“我当然知道哇,我们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是好朋友了。”李虹宁说。

这时,李虹宁吃完了三明治,开始吃桌上的炸鸡块。

她嘴里虽然吃着东西,但还是滔滔不绝:“也是从那时候起,我帮你吃下很多你从家里带来学校的便当。”

“那你要谢谢我,多亏我的便当,把你养得那么强壮!哈哈。”许愿笑说。

“你要谢谢我才对,没有我帮你吃的话,原封不动把便当带回家,你就会被你妈妈骂一顿。”李虹宁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话说回来,你妈妈好像已经很久没有给你准备便当了。”

“你有失忆症吗?我上中学后就没有带便当了。”许愿说,“你不要看我妈妈的美容院规模小小的,近年来她的生意越做越好。她已经没有时间与精力给我和弟弟做便当了。”

“可是,你们家不是有kakak吗?为什么不叫kakak给你们做便当?”李虹宁感到奇怪。

“千万不要!”许愿双手交叉,做了一个“no”的手势。“Kakak Suria做的食物难吃得要命!我跟我妈妈说, 我在学校食堂买东西吃就好了,不用给我张罗了。”

“可是,你还是很少吃学校食堂的食物哇!难道这里的食物也难吃,不合你口味?”李虹宁说。

“不是啦!”许愿说,“我肚子饿的时候,自然就会吃!”

李虹宁突然想起早上的事,问:“对了,你今天为什么迟到哇?”

一提起今早的事,许愿马上像泄了气的皮球。

李虹宁继续说:“司机叔叔在你们家门口按了好多次车笛呢!我要求司机叔叔再等多一会儿,我说你可能很快就出来了。可是,司机叔叔说不能再等了,如果再等下去的话,全车的学生都会迟到了。”

“唉!说来话长啊。”许愿说。

“那你长话短说嘛!”李虹宁说。

“Kakak Suria昨天晚上......不,也可能是今天早上,逃走了!”许愿说。

李虹宁大叫:“逃走?为什么她要逃走?”

“你的反应怎么和许诺一样啊?你们问的问题是一样的。”许愿说。

“那么你的回答是不是一样的呢?”李虹宁再问。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Kakak Suria,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要逃走!”许愿说。

“那......你家的kakak逃走和你上学迟到又有什么关系?”李虹宁问。

“关系可大了!”许愿说,“就是因为她逃走了,所以没有人叫我们起床,也没有人帮我拿校服,更没有人帮我把长发梳成发髻。”

李虹宁端详许愿的头发,问:“那今天早上谁帮你绑头发?”

“我自己啦!”

“难怪……”

“怎么了?”

“有点乱。”

“嗄?会乱吗?”许愿赶紧用手抚一抚头发,试图把头发抚顺。

“其实还好啦!”李虹宁说,“只是你平时都把头发盘起,属于‘高贵型’,今天就比较‘平民型’。”

许愿叹了一口气:“看来我接下来的日子,都要过得很‘平民’了。”

“你自己不会梳髻吗?”李虹宁问。

“当然不会啦!”

“那你妈妈呢?她也不会梳髻?她是美容师啊!”

“谁说美容师就一定会梳髻?那样的话,这世界上就不需要美发师了!”许愿说。

“说的也是。嘿嘿。”李虹宁吐吐舌头。

“其实,我妈妈是会梳髻的,但她梳的髻没有Kakak Suria梳的好看。”许愿说,“而且我妈妈才不愿意一大早起床帮我梳髻呢!你还记得四年级时我突然剪短发的事吗?”

“记得呀!我还记得当时我问你,为什么舍得把长发剪短,你的眼睛马上泛红,不肯回答我。”

李虹宁的记忆力真不错。

“那是因为当时在我们家做工的kakak要回乡度假一 个月。我妈妈说,kakak不在家就没有人可以帮我打理长发,所以把我带去理发厅,‘咔嚓!’,就剪掉了。”许愿说。

“嗄?你的长发就是这样不保的呀?多可惜呀!”李虹宁说。

“我当时也哭了好多个晚上啊!”许愿说,“不过, 幸好kakak遵守诺言在一个月后回来了,我才能再把头发留长。”

“那......现在你们家的kakak逃走了,你是不是又要剪短发了?”

“我才不剪呢!好辛苦才留到那么长!我大不了不麻 烦妈妈帮我梳髻,我自己绑马尾辫咯!”许愿说,“我妈妈最近的心情一定很不好,我还是不要去惹她。”

“为什么心情不好?”

“因为Kakak Suria逃走时,把我妈妈的新车也一起偷走了。”许愿说。

“什么?!”李虹宁大叫,“新车哩!”

“所以嘛,我妈妈的心情肯定像从天堂跌到地狱一样了!”许愿说。

“那今天早上你妈妈怎样送你们上学?”

“用我爸爸的车啦!”

“还好你们家有两辆车。”李虹宁说,“如果这事情 发生在我家的话,我看我非ponteng不可了,因为我们家里只有一辆车。”

“我爸爸是跑业务的,每天都得载着一些电脑器材到处去,他也不能一直把车借给妈妈用。”许愿说,“看来他们又要恢复到以前家里只有一辆车的时候,常为了安排用车而头痛。”

许愿光想也觉得头痛了。

在大城市里没有车代步的话,还真像是没有了一双脚哇!

(待续)

3 comments:

said...

好想知道接下去的內容~
幾時出版呢????

heimama said...

八月三日开始陆续在各书店上架,
KLCC书展八月三日上市。

Ning Teo said...

你的書好看,我是跟朋友借。我想請問為什麼你作者名字叫黑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