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11, 2010

回忆 很拥挤

我的記憶,
总會不經意的回到我十一岁之前住的那一个家。
那是一間兩房式的单层小排屋,
见证了我們兄弟姐妹的成長。

一家七口窝在兩房式的小房子里,
我在妹妹出世后就被安排去跟哥哥姐姐同房睡。
每个晚上我都在九点鈡就被爸爸赶上床睡覺,
上了中學的哥哥姐姐卻有优待可以在十点半才上床,
不过,我总在十点半被他們兩人抢桌扇的吵鬧声吵醒。
我们三兄妹的睡房不算小,
夠我們三兄妹睡还可以囤積很多杂物。
这些杂物当然还包括堆积如山等待被烫的衣服,
就不知道是誰总愛把烫好的白衬衫挂在門边,
偶尔在半夜里惊醒时,隨风扇摆动的白衬衫常把我吓个半死。

我的爸爸媽媽还有妹妹弟弟睡前房。
我其實是比較喜欢前房,
不只是因为可以黏着爸爸媽媽睡,
屋外的那一柱路灯也是我安全感的来源。
它总在入夜时分把房里照得黃黃的,
夜里不有开灯也能看得很清楚。
我常常會假假在前房睡著了,
希望就这样一觉到天明,
可是我的詭計总是不能得逞。

我們的小房子外篱笆前种了一棵番石榴树,
果實小小硬硬吃起来很澀的那种,
听媽媽說在我出世前就已經种下了。
这棵番石榴树种了好多年始終沒有人愛吃,
那些果實是我們玩打战游戏时的手榴弹。
由于沒人吃还要常打理落叶,
它最終难逃被砍的命运,
它的地位最后被一个圆型的鉄秋千架取代。
我和妹妹在晚餐后喜欢一人各坐一边,
唱著爸爸媽媽教我們的儿歌。
有时我們會把秋千当成一輛巴士,
呼朋喚友的把邻家小朋友都叫来,
负责搖秋千的人是司机,
还有一个人要当检票员。

多么好玩多么贴近生活的游戏呀,
这个秋千架到最后我們搬了新家还是把它一起載了过去,
后来我們長大了,
很少再坐上去玩游戏和唱儿歌了,
但它也不曾寂寞过,
因为它由一个充滿童笑聲的地方変成甜言蜜語的地方---
我的姐姐和她男朋友最愛坐在这里,
輕輕的搖,
輕輕的說情話。

刊于《星洲日报》四月的某一天

5 comments:

Vincent Cho said...

这秋千还真荡出了不少美好的童年回忆^^

prince n princess mum said...

温馨的回忆...

annann said...

"房外前种了一棵番石榴树"这也荡出了我许多美好的童年回忆,仿佛昨天刚发生。。。。

~珊姑娘~ said...

你让有很深的回忆,因为我家也是7个兄弟姐妹。也是有千秋~

回忆,永远是最温馨的~

萍凡女子 said...

回忆儿时虽有点苦却是如今回味无穷的温馨甜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