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08, 2010

小小分享

沒有上班的日子,
我的第一份稿就是这篇……
我在最新一期<风采>杂志的小小分享……



爸爸:曾新发(曾子曰) 年龄:43岁 职业:专栏作者
妈妈:白洁玲(黑妈妈) 年龄:43岁 职业:新任全职妈妈
大儿子:曾奕之 年龄:15岁
小儿子:曾之奕 年龄:7岁
备注:老二之奕有学习障碍


卸下本地专栏作家曾子曰的名称,曾新发就是一个普通的爸爸,从黑妈妈部落格走出来的白洁玲,也是一个简单的妈妈。可是,当他们的小儿子被诊断为学习障碍儿童的时候,他们的人生就开始起了一点变化、一些震荡,也有很多的幸福和感恩。

白洁玲:白、曾子曰:曾


◆可以谈谈你们是怎样发现孩子有某方面的学习障碍吗?
白:在儿子4岁半时,幼儿园的老师很婉转的告诉我,儿子在认字及握笔书写方面有困难。不过她说她也不能确定,但希望我们能正视,不要错过治疗的黄金期。 我其实是很感谢老师的细心观察,当时也有偷偷的希望是老师过敏,不过我们也开始留意孩子的学习,本来我是不太注重他的功课,因为我一直认为在幼儿园学的不是怎样做功课,最重要的是团体生活。不过,我不敢忽视老师的话,我翻开课本叫他读给我听,每指一个字,他都拼命的摇头……我偷偷把他与哥哥作比较,发觉有些事情,哥哥在他这个年龄已经可以做很好,当然,他也有些事情做得比哥哥好,比如说话,还有应对和反应都很快,哥哥在这方面就没有他厉害。

◆大多数的人都不能接受自己的孩子有问题,尤其是老人家,那你们在带孩子去给医生鉴定前,有面对什么困境吗?
白:家里人都有点担心吧?先说老人家,家里四位老人家,即公公婆婆外公外婆,都很担心,我也很努力的告诉他们,儿子只是在学习上有一点困难而己,他与比常人没什么不同,可是我爸开始时还是会偷偷的“考”他的外孙,然后悄悄的告诉我:“我看他很精灵嘛,我刚才问他一些问题他都懂回答啊!”我笑说:“他当然懂啦,他的心智是没有问题的。”其他家庭成员如大姑小姑,我的姐姐妹妹大嫂们都在网上帮我们找资料,真的很感恩。

曾:当我知道的时候,我的第一个反应是笑了起来,当然是苦笑,因为我们两夫妻都是从事文化与创作的工作,写稿维生写了几十年,但是这一个儿子却有学习障碍,写字和阅读都有问题,上天给了我一个很大的讽刺。 开始的时候我们都很担心,但我知道担心是一回事,重要的是需用先接受这个事实。我太太在开始时总是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扛,说是不是自己在怀孕时吃错什么,分娩时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我对她说:“不要当他是一个有问题的孩子,其实,他是一个特别的孩子。”这不是自欺欺人,因为在我的心里,他是独一无二的,反而是我们有幸成为他的父母。无论怎样都好,他就是我们最爱的儿子。

◆那确诊后呢?
白:其实确诊前后我的心情没有很大起伏,或许是因为经过几个月的观察,还有读了很多这方面的资讯,心理已经做好准备了,心里只想赶快找到治疗或改善的方法。 确诊后心情反而比较定了,至少我们知道他面对的问题在那里。 一直到确诊后第一次带儿子去感觉统合课程,在课室门的牌子上看到写着“特殊儿童学前训练”的字眼,我的心突然揪成一团,我被那“特殊”那两个字打败了。

曾:我很喜欢那专家说的一句话:这不是一种疾病,不是说吃药开刀就会变好的,他必须经过长期和特殊的治疗,才会慢慢地调整过来.我记得她那一刻的眼神,我读到她的鼓励,是的,我知道那是一个长期抗战,但我们已经做好准备了。

◆确诊后怎样帮助孩子克服他的学习障碍呢?
白:儿子是属于动作协调障碍(Dyspraxia),他的运动技能不好,大动作的游戏他玩不来,细腻的玩具如lego他也玩不来。确诊后儿子开始接受类似感觉统合的课程,通过游戏加强他手脚的肌肉,还有肢体与视觉的协调。原来有很多动作不是以生俱来的,如翻筋斗,儿子在老师指点下,很快就学会了,他很开心,因为他在幼儿园里看到其他同学轻易就能做到,他怎翻都翻不来,现在学会了,他的信心也大了。另外,他也有上数学班和英语班,这些课程我们都有谘询过医生意见。
曾:其实,除了他在学习障碍那一方面之外,我并没有当他是有问题的儿童来教育,特别是品德的培育,不要让他以为自己与众不同,他做错事情一样会被骂,我也不想大儿子以为我们偏爱弟弟,一家两制。

◆有没有面对过外人的评语或不友善的对待?
白:我很幸运的没有面对过外人不友善的评语,大部份的人都会把他们所知道的资讯告诉我,我就会去了解与跟进。我从不隐瞒自己的孩子有学习障碍,因为我不想错过任何资讯,我更不想孩子会认为这是他人生的缺陷。 记得有一次,我和一位家有自闭儿的妈妈在分享,旁边一位妈妈以很同情的态度对我们说:“像你们这样育有问题的孩子,真的很惨……”当下那位家有自闭儿的妈妈伤心的落下泪来,我倒不会觉得自己很惨,因为我不认为我的儿子“有问题”,他只是特别,特别需要关注而己。老天把他送给我,或许衪知道我有这个能力,虽然我还在这条学习路上跌跌撞撞,但我相信老天是不负有心人的。当然,我也曾有伤心无助沮丧的时候,但意识到“面对与克服”是唯一一条路之后,我没有太多时间用来悲伤。

◆那孩子呢?对于自己的学习困难,他会不会也有很难过的时刻?
白:我想,他是知道自己与普通小朋友有少许不同,他有时会沮丧的说:“我不会做这个,不会写这个……”我会告诉他:“不会可以慢慢学。” 我要让他知道,我永远都会在这里陪着他学习,他自然就会有信心去学。我儿子的求知欲蛮强,他会主动的告诉我们,“我想学这个,你教我可以吗?”另外,功课没做完他是不会看电视或碰他的玩具。他做功课做很慢,也很吃力,但他还是很开心的一一完成,他这么小这么努力,我们身为父母更应该努力。
曾:我这个儿子偏偏是一个求知欲超强的小孩,从小到大,直到现在,每个晚上他还是会从书架上找一本故事书要妈妈念给他听,有时候看到他在很努力又很吃力的在学习,我反而要向他学习,他从未放弃过,我们更要加油!

◆他的学习态度很好啊! 他那么积极好学,相信一定能克服学习障碍的。
白:是啊,他上了课程后进步很多,手脚比较有力灵活,在握笔方面也有很大进步。 我们为他慎选了一所微型华小,让他在小班制里接受多多关注的学习。在这里,老师在一班只有十二人的课室,可以更有时间与耐心的去了解一位学生的性格与学习能力。儿子每天都很开心的上学去,回来会和我们分享他的学校生活。

◆在马来西亚,家有特别小孩的困境在哪里?
白:资讯很有限,是有些私营的学习中心,但收费很贵。在吉隆坡还比较可以找到学习中心,但在外埠尤其乡区,就更是求助无门。

◆那政府学校/私人界对这样小孩的理解,接纳和援手做得怎样?
白:我希望学校能特别关注学习上出现困难的孩子,他们并非不愿学习,只是能力不足。学校不要只注意成绩好的孩子,精英班开了A班B班还计划开C班,何不开办特别爱心班,把多点心思与时间放在学习成绩不好的孩子身上,帮他们迎头赶上,而不是放弃他们。

曾:我们的教育部应该重视这个问题,我们不但缺少专门的人才,也没有提供足够的设施,我朋友的女儿是一名唐氏儿,现在移民去了纽西兰,他说在那里对于这方面的教育设施做得非常全面,也因为拥有完善的建设,现在他的女儿进步得很快,我是希望有关单位能够注意一下社会弱势群众的需要,而不是花时间在斗权争利拉拢选票上。

◆对于孩子的未来,你们有什么期许?
白: 儿子的前路或许不太平坦,但我愿意为他铺平所有坑坑洞洞。其实,父母的态度很重要,如果父母对自己的孩子都没有信心,孩子又怎会对自己有信心呢?或许有人认为有学习障碍的孩子不完美,但我觉得我儿子是个幸福的孩子,因为有学习障碍,我们和老师才会特别关注他包容他,让他在学习上完全没有压力,还可以拥有很多很多的赞美声,这本来就应该是每个小朋友都应该拥有的学习氛围,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孩子要承受那么大的学习压力。

曾:我觉得对于他在学习上不可以操之过急,就让他按部就班,一步一步地慢慢吸收。而另一方面倒是想让他在他自己所喜欢的范畴内寻找一个专长,好好给予栽培,希望日后拥有一技之长,就算以后我们两老不在了,他也可以继续他的生活。

20 comments:

咸 妈 咪 said...

我已经看到咯。弟弟有你们一家人真的很幸福噢!妈咪加油~ 弟弟加油~

said...

不知是照片的问题还是什么,弟弟好像肥了好多涅~
有你们爱心的教导,弟弟是幸福的 ^^

sock peng said...

从过去到现在
弟弟都很棒
你们夫妇也很棒
因为你们用心教育

jasmine_PekZJ said...

在什么杂志??~~~~

~ 仪仪妈咪 ~ said...

也看了,弟弟有你们一家的疼爱+支持,一定可以的!!加油!

jasmine said...

我每次看了黑妈妈的部落格都会去跟我的妈妈还有姑姑分享。当姑姑一翻开《风采》看到黑妈妈跟曾子曰的访问,马上通知我,她终于亲自看到你们的故事了(我姑姑不会上网)。。。黑妈妈及家人:加油哦!

p/s:我的姑姑是黑妈妈和曾子曰的报章专栏读者。哈哈哈
她说:“曾子曰的太太辞职了”
我说:“黑妈妈终于做了决定”
真替黑妈妈开心

波波 said...

這一篇,老早就上了facebook呀,只是作者變成了曾子日,哈哈

Emily said...

大家加油!

Partime妈咪 said...

妈妈终于作了选择;恭喜新上任的全职妈咪。
闽南语“一点灯,一条路”;天无绝人之路;放弃事业做全职妈咪虽然需要勇气;万事起头难,但是只要我们肯踏出那一步,其它的就不成问题了。
小弟不放弃的精神,我要向他看齐,为他打气,小弟加油唷!你行的!
也祝妈妈:母亲节快乐!

妈咪的心情故事 said...

啊~黑妈妈终于勇敢的踏出了第一步,成为全职的妈妈。家人有你,是他们的福气,弟弟一定会更进步的。

黑妈妈,我的前老板是特殊孩童的专家,我帮你问一问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弟弟,好吗?

Anonymous said...

heimama..can u giv me ur contact num??
i think my son oso got "SOME" problem..but i hav no idea..how??can u help me??
kent_shirley88@hotmail.com

prince n princess mum said...

继续加油!~

天蝎座妈咪 said...

黑妈妈,加油!弟弟加油!

Jessie said...

喔,有眼不识泰山!
你的付出一定会有回报的!加油!!

恐龙珠 said...

只想和你们说,加油!加油!再加油!

Lim Lee Ken said...

洁玲,是我林丽娟,好久好久以前的旧同事啦!没想到会再次看到你的消息,竟然是从这部落格看到(我嫂子的link),我2个儿子也是阅读障碍儿及ADD,我原本打算学人家开个部落格,写他们的成长过程及心酸事,没想到原来很多人都在写着了,真是后知后觉。。pai xie lah.
以后我们多写这类文章,让更多人了解,为我们的孩子开路,加油!

Anonymous said...

我真的感同身受因为我的孩子也是感统失调的孩子。我从伤心到接受事实,那种争扎不是当事人是无法理解的,像我的老公到现在都无法接受,只要有人提到”特殊“字眼,他就像刺猬似的所有的刺都竖了上来。我上网找了好多关于感统的资料,学习中心,发现现在的教育者的态度都跟利益扯上了关系,而不再是为了教育而教育,我甚至有点冲动想自己去办感统教育。

莎莎妈咪 sab said...

黑妈妈。现在才发觉,原来我们都一样。。。都在为儿子在努力。我的儿子今年华小四年级。有空可以多多交流一下。加油!

Caca said...

加油!

Jenny said...

請問可以介紹醫生和哪兒可以治療學習障礙的中心?
老師要我帶孩子去看醫生,懷疑有學習障礙。
謝謝

Jenny Wee
jennywkc@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