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6, 2008

超累人义卖会

星期日, 我们一家很多人去支持哥哥学校的义卖会。很多人是——家婆、大姑(老饼的姐姐)、小姑(老饼的妹妹)、小姑的儿子、小姑的女儿、老饼、我和弟弟。其中家婆和大姑是哥哥中学的校友。
学校外大塞车, 我们唯有先放下哥哥让他进去报到。他的职责从11点半开始, 我们去找车位, 结果绕了一大圈去到十五啤, 泊在河对岸的单轨火车站附近, 走天桥去学校。
走在桥上, 弟弟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河, 傻傻的问:“妈咪, 这是河对不对?”
我牵着他的手, 走在炎热的太阳底下:“是啊, 妈咪时常跟你读故事书, 故事书里的河就是这样的啦, 你记得两只小羊过桥结果两只都跌进河里的故事吗?”
弟弟伸首往桥底看:“河里有什么东西?”
我被太阳晒到不耐烦:“你说呢?河里有什么东西?”
弟弟说:“鲨鱼。”
我说:“不是啦~~是鳄鱼才对。”
弟弟指着一堆漂过树枝树叶:“还有树。还有叶子。”
再指着一个漂过的塑胶瓶子:“还有水瓶。”
我说:“有人没有公德心, 乱乱丢垃圾, 真讨厌。”
弟弟:“等下河臭臭了horr~~(弟弟觉得垃圾都是臭的)
我说:“是咯, 没有公德心的人真坏~~”

去到学校, 人山人海, 我们肚子很饿了, 想找东西吃。哥哥也还没有吃午餐, 我担心他肚子饿, 问老饼要不要打包个面包或水果拿去给他吃。老饼说, 也不知哥哥方便出来吗, 毕竟有职责在身。话还没说完, 却看到哥哥迎面而来——原来学姐们觉得鬼屋人手足够了, 所以就“放过”哥哥, 哥哥可以不用工作, 他就到处找我们, 找到满身大汗。

我担心哥哥会失望, 可是看他的神情好像很无所谓似的。
我问他:“那你会不会很闷?”(不敢用“失望”这个两个字)
他说:“不会啦, 我可以跟你们一起, 还可以给婆婆大姑他们介绍我们的新学舍。”
我笑说:“也好, 你好像导游哩。也算是在帮学校做事啦~~”

经过鬼屋, 外面大排长龙。
我问哥哥:“不如我们也排队进去看看。”
哥哥笑说:“不要啦!没有什么好看的。”
我故意说:“应该不错吧?这样多人排队。”
哥哥说:“不要啦~~”
我说:“你怕?”
哥哥傻笑。轻轻点头。
哈哈, 还说扮鬼, 连买票进场都怕。哈哈。
(幸好他说不要, 其实我也有点怕。)

买了一粒汽球给弟弟, 把线绑在他的右手上, 他开心得不得了, 随我们六层楼课室走上走下也不吵闹, 因为他把他所有的集中点都放在那粒升在半空的汽球上。可是牵着他走上走下也真的很辛苦, 天气热人又多。我不敢放松他的手, 深怕一个不留神, 他和我就会被人群冲散。

离开的时候, 我们再走上天桥, 弟弟累坏了, 吵着要抱。
(唉, 妈咪也很累啊~~)
抱起十多公斤的他, 我的脚步很慢很慢。
我问弟弟:“哥哥的学校很好玩是不是?弟弟以后要来这里读书吗?”
弟弟说:“我以后去小学, 不是中学, 我还小小嘛~~”
(这小鬼, 累成这样还可以讲这种的话。)
这时, 弟弟把脸伏在我肩上说:“妈咪, 回家我要冲凉, 还有睡觉。”
“好好好。妈咪也要冲凉。妈咪也要睡觉。”我说。
这还是弟弟第一次自己要求冲凉和睡午觉。
啊~~他真的累坏了。
我也是啊~~

39 comments:

dolphine said...

是坤成中学吧?

我也算是半个校友。。。N年前在那读幼稚园。。。哈哈。

zhyou said...

哎哟...
差一点才坐到沙发...
哥哥学校是办校庆筹款义卖哦?

楊霓 said...

dolphine,
我也是...哈哈!
那条河我还记忆犹新..
(小时候,我住那儿附近)
heimama,
小孩学校有活动,父母最累了!
上个星期四我还得做salad,
炒米粉给他们带去学校,
现在的父母不易当哦!

美麗師奶 said...

那天去吉坡經過坤成女中時,還和李生說,如果再不換校名的話,以後人家問兒子在那里讀書時,兒子答:坤成女中~~~多怪啊!
還好,還是換了~~

SMiLE said...

呵呵。。抱弟弟的重任应该交给老饼爸爸才对。。。

heimama said...

dolphine,
是啊,星天的义卖筹款,是坤成百年校庆活动之一。你是坤幼的啊,我家老饼四兄弟姐妹都是哩~~老饼很念旧喔,上次带哥哥去报名中学,还不停问教务处的人有关那些教过他的坤幼老师,结果那位教音乐的老师还在教哩~~

zhyou,
我很久没有去这种义卖活动了,看到很多热忱的人,很感动哩~~

杨霓,
你也是坤幼的?
小孩学校的活动还蛮多的,以前哥哥小学儿童节时,他问我可不可以炒米粉,天啊,我头大,要我天未亮就起床炒米粉?问题是我不会炒啊~~哈哈~~结果我问他,可以做三文治jelly沙律那些吗?哈哈~~

美丽师奶,
坤成中学的旧楼楼牌还是大大的刻着“坤成女中”四个字,不过我还好啦,倒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学校现在逐步有很多工程进行,我想新楼建好后应该会把那个“女”字换掉吧?
嗯,就算没换也没关系吧,当作一种纪念也不错。:)

smile,
唉,弟弟是很固执的,说一就是一,说二就是二。如果他说妈咪抱,我就要乖乖听话,不然,我会自讨苦吃啊~~
哈哈~~

Vincent Cho said...

弟弟肯定是满头大汗的吧?

tunadolphi said...

啊。。又勾起我对小学义卖会的回忆。。好遥远啊!真的是老了 >_<

P/S: 我想问。。。为什么坤成女中现在变成男女混合校了?

楊霓 said...

是的,我以前读过坤成幼儿园。
还记得那时莫名其妙的给一个肥仔刮了一巴,
哼!早知昨天也去那边走走看看。
哈哈

jasmine_pzj said...

姑姑~
你有经过那个卖otak的档吗??
那个就是我的档啦!~~
哈哈!!

告诉你,
那个鬼屋。。。
根本就是不恐怖的lor。。。
都不知道那些人浪费时间老排队zomok~~!!
很闲的叻!~~

你们那天几点回家???!~~~~

bearlim said...

啊~被你这么一写~
倒怀念起以前在中学的日子。
以前我父母逛了两圈就回家了~~

heimama said...

vincent,
何止满头大汗,T恤都湿了。
一家人个个都一身臭汗味……臭啊~~
哈哈~~

tunadolphi,
为了收男生的事,坤成董事局与校友会搞到上法庭,详情可以上网看。中文报和坤成的网页也有。坤成今年100岁,收男生也可以说是坤成的百年创举吧~~

杨霓,
吓?被肥仔刮了一巴掌?那你还有再见过那个肥仔吗?
以前的幼稚园不多,坤幼很出名,KL大部份华人的小孩都读坤幼。

jasmine,
哎呀,我miss左你啊~~
哥哥还跟我说,otak档的那个uncle(应该是星期六)好像是我的亲戚(我也有一位亲戚是卖otak的,他是摆pasar malam的)提供的,星期日那天哥哥还带我去看是不是他,结果没看到他,唉,如果真的是我那位亲戚的话,我或许会过去跟他打招呼,那么可能会看到你……哎呀~~很man chang啊,为什么我星期日早上不上网~~啊~~~~~(气)

bearlim,
我中学时学校也常办活动,可是在那个年代,父母都很少参与我们的活动。其实,父母可能借此机会多了解学校和孩子,或许这些活动不够完美,呈现出来的东西也许没有专业的细腻,但也是孩子与学校的一份的心血,身为父母应该支持。
:)

heimama said...

jasmine,
忘了说,我们那天应该是三点多走吧~~
昨夜我再问弟弟“以后要不要去哥哥的学校读书?”
他说:“不要。哥哥学校有鬼。”
哈哈,他看到那些“鬼”换班后出来逛,吓到他。

donlim said...

用周遭环境作为教育孩子的借镜真的比课本上教的来得更有说服力,黑妈妈的教育方式真令在下佩服。

Maxine said...

HMM,u n ur hubby are truely carin' parents. GG might not be academically outstandin', but u n ur family wouldnt ve care less. U guys love him for who he's, that's the type of parents we want in Msia, not solely exam orietated. Dont be surprise that you might discover more of his hidden talents when he ages.

yenjai.net said...

哈哈
如果哥哥说: 要进去鬼屋看
大家就可怜了
:P

SockPeng said...

很不错的义卖会,全家出动!!很难得。

heimama said...

donlim,
因为我已经把课本上的知识还给我的老师,所以在课业上的问题我帮不上忙,唯有多教孩子我所知道的事。
还是那句话,我当然也希望我的孩子成绩好,但我更希望他的道德观念好。哥哥的成绩不理想我可以原谅,我比较在意他的品行。

maxine,
你的赞美让我很汗颜。我自问不是好妈妈,虽然我很想,可是好妈妈真的很难当。
我想,我是一个不想有压力的妈妈,所以我不敢苛求我的孩子在学业上有很好的成绩。我还在寻找一个让我和孩子都舒服没有压力的相处方式。很难啊~~哈哈

heimama said...

yenjai,
哈哈,我就是知道他怕我才敢这样问,不然就“大剂”啦~~

sockpeng,
全家总动员真的很开心。:)

楊霓 said...

没咯,没见过那肥仔,也可能现在他不肥呢。
我也没那么记仇啦!
是坤幼让我想起好多东西。
谢谢你哦....
我是觉得你儿子很面熟,
有可能和我孩子同一间音乐学院?

dolphine said...

楊霓,你是哪一年的坤幼?

黑妈妈,老饼又是哪一年的?

heimama said...

杨霓,
我儿子去的音乐学院属于小型的,好像叫“华西”,在kuchai一带。

dolphine,
你来这里找失散的“老同学”啊?
老饼真的是N年前坤幼的学生,哈哈,应该是七十年代,我想他妹妹或弟弟的年龄与你和杨霓的年龄比较接近吧~~

楊霓 said...

黑妈妈,
我看我和你的老饼是同一个年代的!
哦!我还以为你孩子在坤成中学的董事长开的那间。
认错人了(唔好意思吖)

dolphine,
我是1976年的。(哎啊!暴露了女人的秘密了)

小猪 . 维维恩 said...

mama,這是我第一次來你的傢~
你好丫~
聼mama你這麽說,
我校去年的義賣會我的家人也到場支持呢!
希望今年又有義賣會咯。。。

veronica said...

义卖会。。。。。很多年没有去咯。想到都怕。。。人山人海,人挤人。。。

heimama said...

杨霓,
你应该跟老饼的妹妹同年吧~~我猜~~

小猪,
偶尔走学校走走,和孩子一起参加活动,也很不错啦~~

veron,
是啊,天气热人又多,如果不是为了孩子,我情愿去mid valley shopping啊~~
嘻嘻~~

字言字語 said...

哈…
幸福的兩個孩子

好啊…
全家支持義賣…呵

heimama said...

字言字语,
给孩子打打气也是我们的责任,累也没办法啊~~
接下来6月份还有弟弟学校的运动会……
想到都怕~~
哈哈~~

Bombomba said...

累的同时哥哥也感到幸福吧,
难得家人可以参观学校。。。
以前,我不晓得多希望父母可以到学校走走^^

heimama said...

bombomba,
是啊,我想哥哥会很开心,他一向都很希望我们可以参与他学校的活动。
我读中学时,也很希望爸爸妈妈参与学校的活动,可是那个年代的父母把爱都藏在心底,比较不会主动,所以学校办活动,很少同学的父母会出现。
现在年代不同了,现在的父母陪孩子的时间真的很少很少,所以一有机会就会尽量的把握亲子时光。
啊~~“亲子”也是近这十多年才听到的字眼……

jasmine_pzj said...

连otak-otak都是你亲戚??
哇lau~~~
跟我有关系的吗?
应该没有吧!~~

dolphine said...

哎呀。。。黑妈妈,你搞到我很不好意思。。。哈哈哈哈。。。

楊霓,
那我不多问了。。。嘿嘿。

zhyou said...

坤成百年历史了哦?
我还以为我的学校是独中界最老的...
==

jasmine_pzj said...

zhyou
你是什么独中??

heimama said...

jasmine,
哈哈,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
想想,我的亲戚还真的蛮多的喔~~不过,这位卖otak-otak的亲戚(也不知道是不是同一个人)和你没有关系,因为他是我妈妈那一边的远房亲戚。哈哈~~

dolphine,
哈哈,干嘛不好意思呢?
我也希望你能在这里找到失散的老同学哩,我不久前也是从部落格里找到我的一位没有见过面却可以算是很亲的侄女,她是就jasmine。在确认对方的身份时,真的有一种很兴奋的感觉哩~~

zhyou,
马来西亚有很多独中都很老了,我也不知道我从前读的那间有多少年历史了~~
我和jasmine一样也想知道,你是那一所独中的?

jasmine_pzj said...

oooo。。。
还好还好~~
不然我又要以为世界酱小了啦!!
大哥的功课好吗??

Zhyou said...

我是宽柔中学的...
查不多要白年了...
不过我是在分校...

heimama said...

jasmine,
哥哥的成绩一直都不理想,尤其是BM,你要教他补习吗?

zhyou,
宽中也很老了~~
分校是什么意思?

zhyou said...

分校就是说分行这样的咯...
现在有2间宽柔了...
一间叫宽柔中学...
另外一间叫宽柔中学古来分校...
我就是分校生...
分校历史大概有4年而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