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21, 2008

你在我梦里

半夜,弟弟睡得不安宁,翻来覆去,还伊伊呀呀的说我听不懂的话。

我想大概是睡前玩得太兴奋了吧。走到他床边轻轻拍他的背,他却生气的坐起身来,指着窗口说:“有@#$&&@*&^&%……”

“吓?什么?有什么?”我问。
“有@#$&&@*&^&%……”弟弟不耐烦的说,说话的时候眼睛是闭着的。

说梦话吧?我也累得很,不管了,随便敷衍他几句:“是啊?”然后倒头就睡。
可是,弟弟还是在那里叽哩咕噜的说话,看到我不理他,他竟走下床,站在窗边向外张望。

我弹起身来问:“弟弟在看什么?”
弟弟看了五秒,爬上床,倒头就睡,什么也没说。
我神经兮兮的也走到窗外望。没什么特别呀!

第二天早上,我问弟弟,昨晚你到窗边看什么?他苦思了数十秒说:“外面有外星人和太空人。”
我说:“喔!弟弟做梦啦!你梦到外星人和太空人是吗?”
弟弟说:“嗯。你没有看到吗?”
我笑说:“妈咪当然没有看到,因为那是你在做梦而已。”
弟弟说:“不是,你也有看到啊!我是和你一起看到的啊!Daddy去做工哥哥去上学,他们就没有看到。”
……
唉,我该怎样跟他解释那是他的梦境?

(弟弟做“外星人和太空人”的梦的那个夜晚,是大年初五,那天早上,我们去看了《长江七号》。)

19 comments:

Vincent Cho said...

哇!竟然看电影后立刻会有梦境~

Ohbin said...

还说外星语言呢。。。呵呵呵!弟弟好可爱哦!

dolphine said...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小女人~ said...

怎么我想说的,竟然和dolphine的一样,气人的是 ~ 竟然也让她给先说了!

不行,我还是要讲一次: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喇。。。。

heimama said...

vincent,我昨晚梦到周杰伦(奇怪,我都没有看《功夫灌篮》),梦里我告诉他,我不会去看他的《功夫灌篮》,因为那是朱延平的戏。哈哈。

ohbin,哈哈哈,形容得好——弟弟说“外星语”。

dolphine / 小女人,
本来我也是打这个题哩~~

veronica said...

不行不行,我要说的都被dolphine和小女人说了,我不管啦,我也要再说一次: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啦。。。

墮天使-祥 said...

既然那麼多人說過了,我就不說了,我可以問問題嗎?

這算不算夢游?

heimama said...

veronica,女人真是“茶煲”呀!哈哈哈!

坠天使,我想应该不是梦游吧,因为弟弟是醒了过来,非到窗外看一看证实一下。他天生好奇,非弄个清楚才甘愿。

Vincent Cho said...

哈哈哈哈~你好狠咯XD

heimama said...

vincent,我们母子都发“明星梦”哩~~
哈哈~~

queenny said...

我相信看了白天看了電影,
晚上會做跟電影有關的夢耶。。。
因為我看了恐怖電影,
晚上也夢見被“那些東西”追我九條街。。。。

沈伊 said...

弟弟很淘气。。
爸爸妈妈的遗传吧。。。??嘻。。。
by the way...那天问了老公。。他说多两年后才要baby..。我可要成为弟弟的fans了。。
你是他的经理人了。。。

heimama said...

queenny,我小时候看《大白鲨》时,半夜做恶梦,梦见整条腿给大白鲨咬住了,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腿给被单缠住了。哈哈哈。

沈伊,那你就好好享受两年自由自在的生活吧!自由就和青春一样,不见了就是不见了。
我真的很怀念我以前自由的日子啊!
原来坏蛋的弟弟还有fans,我有时都快被他气死了。

cK said...

好可爱的弟弟,老实说小孩子的第六感一般都比大人来得强,有可能感应到喽,哈哈哈~。

heimama said...

吓?感应七仔来找他?

邓秀茵 said...

嗯嗯……不用跟小孩解释啦,让小孩有这样的一个美梦(美好记忆)也不错啊,呵呵……他们长大了自然会懂。:)

heimama said...

秀茵,我家弟弟非得到他要的答案才会死心的。最近他的问题都缠扰在:什么是大选?、选什么?这个火箭会不会飞?妈咪你讲那一个anuntie比较美(我们的选区是两个女人的斗争)……

字言字語 said...

哈…母子連心…好美哦…
弟弟好有藝術天份哦…

heimama said...

我觉得弟弟八卦天份比较高,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