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7, 2009

2009圣诞节

圣诞节,
我们一家四口去Pavillion。
老饼带两个儿子去看《Avatar》,
我没有兴趣,
独自一个人逛街。

Pavillion人潮很多,
我都只是走走看看,
看的都是孩子的东西,
不过,最后我还是买了一双鞋子,
送给自己当圣诞礼物。

在Pavillion有和圣诞老人拍照的活动,
去年我们在谷中城也有拍过,
一张照片RM10。
今年同样没有涨价,
不过,一张却只限一个人,
我们去年是无限人数的啊...
唉,算了,
结果哥哥乐得不拍,
弟弟一个人拍....




晚上,两兄弟已经迫不及待要开礼物了,
本来还以为可以拖到十二点才让他们在Boxing Day拆,
结果十点多就破功了.....

看,两兄弟多么开心的和他们的礼物拍照。
弟弟第一份开daddy送的礼物,因为最大盒嘛....
最后再和拆了礼物纸的礼物合照。

Monday, December 21, 2009

浓浓圣诞暖意@The Garden



吉隆坡的商场,
充满圣诞浓浓的气氛,
本来心里暗自计划要去多几家商场看看那里的圣诞布置,
给孩子拍了些照片,
结果却只去了谷中城和The Garden。

今年的时间好像过得特别快,
一眨眼就来到年终,
圣诞节就在眼前了,
我都还没有给孩子们准备好礼物,
明天吧,
希望明天下班后,
可以独自去逛街....

Tuesday, December 08, 2009

三楼C座

我家楼下的单位又成功的租出去了。
我是在给客厅外的露台的花草浇水时发现的。

楼下的那个单位,
似乎蛮抢手,
住客去得快也来得快,
上一个住客走后,
我都还没有享受到片刻的清静,
不出两个星期,
又成功的租出去。

我们刚搬来这里时,
楼下是住的是一户华人家庭。
这家人喜欢在清早时在湿厨房煮饭,
煎炸爆炒的锵锵声大响,
可能因为是租的房子吧,
他们没有安装抽油烟系统,
煮食的时候油烟就往上冒,
我不敢在我的湿厨房晾衣服,
试过一次晚上忘了把衣服收进来,
结果整堆干净的衣服都充满了煎鱼味,
不得不重洗。
可是, 这也是人家家的事,
我不好意思去管,
难道叫人不要煮饭吗?
唯有自己小心不要忘了把干净的衣服收进来,
不过还好的是,
他们只是清晨煮那一餐而已。
可是, 他们傍晚不在湿厨房喷油烟给我,
却在客厅外的露台喷蚊油,
从傍晚到晚上十二点至少两次,
我被训练到对味道很敏锐,
一有风吹草动,
我马上关上玻璃门。
我们在这里住了四年,
都很少被蚊子叮,
我还很开心的跟朋友说我们家没有蚊子,
原来那些蚊子飞到三楼时就已经性命不保了。
不过, 这也是人家家的事,
我也不好意思去警告人家不能喷蚊油。

之后,这家人搬走了,
我把衣服大大方方的晾在湿厨房。
晚上也不必想猎犬般索索索的索味道,
深怕蚊油味飘进屋子里。
享受了两个月,
楼下又有租客搬进来了。
这次, 是一家大大小小很多人的印度家庭。

这个印度家庭每天都煮咖哩,
阵阵咖哩香气飘上楼,
害我们都流口水。
不过, 奇怪的是, 我怎没有感觉到油烟呢?
难道他们有安装抽油烟系统?
我在我的小厨房里煮快熟面时,
闻到楼下的咖哩香, 多幸福啊。
可是, 这种幸福只能在厨房,
我们一到客厅, 露台处飘进来的就变成了香(臭)烟味。
楼下的印度大佬,
无时无刻的在露台处抽烟,
那股烟味很恶顶,
我也算不到他吞云吐雾的时间,
结果我唯有长期把露台的玻璃门关上,
没有新鲜空气流通,
总好过烟味飘进来吧?

把玻璃门关上, 避开二手烟,
可是耳朵也不能清静。
楼下的这户人把电视还是唱机开得很大声,
再加上他们家的小孩哭声大人的说话声,
有时还会有敲打钻墙的声音。
我还在苦恼这种日子还要捱多久,
却在一个星期天的早上,
意外发现楼下这户家庭无声无息的搬走了。
同一天下午我在湿厨房晾衣服,
听到楼下传来两个安娣很大声的说话声 ——

——都不知道怎住的, 天花板这么高, 灯都可以打爆!”
(难怪我们时常听到楼下砰砰声)

——哎呀!整个厨房的墙壁都是咖哩汁!做么他们不在外边煮?
(外边应该是指湿厨房吧?难怪我感觉不到油烟味啦!)

——厕所还塞掉了~~~才住一个月就搞到这样!气死人啊!
(这屋主也真是的, 没有看好好才租出去的咩?)

印度人一家才搬走两个星期,
楼下单位又成功租了出去
现在这个住户,
暂时没有给我带来烦恼,
他们还在露台种了很多盆栽,
希望他们能住久一点。